看了幾集據說是寫給四、五年級看的連續劇,過去的歌,年輕的記憶,突然充滿腦海心底。

 

流水

 

門前一道清流,夾岸兩行垂柳;
風景年年依舊,只有那流水總是一去不回頭。
流水啊!請你莫把光陰帶走......

 

 

流水是張艾嘉【童年】專輯的第二首歌,尾音還沒結束,童年的前奏就已響起。想到幼時與往事,腦海裡總是先出現流水的樂音。餘韻無盡,對著流水祈求,別把光陰帶走,讓風景年年依舊吧!

 

如果刻度是三兩年間,那家周圍倒是景色依舊-也說不上景色,還是對過那些公寓房子、還是同樣那些清早寒暄的老鄰居;只有鄰居的小孩突然在暑假過後不再穿著學校制服,啊!高中畢業了啊?不穿制服的鄰居小孩,身影融入一般街頭出入的人們,消失在社區裡。

 

如果刻度放大為三二十年,家對門是沒有公寓房子的。一畦畦的花圃,曾經種過梔子花、茉莉花和大菊花。颱風天,父母親總是站在二樓窗前看著對面的畦間小徑,喊著:啊!這次水淹的好快,已經到種在壟起土地上的樹根了;或是已經快到馬路了。天色晦暗,一定會停水停電的颱風夜,點著蠟燭的客廳顯得更是風雨飄搖。可以想見上學後,又得清教室與操場的一堆泥巴了!

 

冬景

 

荷盡已無擎雨蓋
菊殘猶有傲霜枝
一年好景君須記
最是橙黃橘綠時

 

很喜歡東坡這首詩,特別是經過配唱之後。

 

很多時候,好景是此去經年將會虛設的,楊柳岸曉風殘月;但是蘇東坡的好景,卻讓人懷有希望。冬藏的溫暖氣氛,隱隱在描繪大自然遞嬗的文字間流露。橙黃橘綠,總是會想到過年。年前顏色還綠的橘子在市場攤上堆著,母親說,看著都牙酸;我愛吃,勉強買兩顆給我解饞。翠綠的顏色漸偏黃偏紅,就到了父親上市場的時候了。家裡的舊式佛桌上,除夕夜要疊起四座「柑筒」。父親邊疊邊說,這種橘子放到十五都不會壞。

 

同樣也是年前,父親會買上兩盆菊花,一黃一紫,在年節間,兩盆花讓家裡客廳生色不少。然而我從沒見過花落時,常常在我還沒知覺時,母親已經把花移到後陽台,待我想到時,花盆裡早已不是菊花了。那時,燈提過了、「柑筒」拆了,年過了。

 

 

四季

 

昨日的夢已遠去 留下片片的回憶
沒有人知道它已往那裏去
明天的幻想是個充滿期待的空白
沒有人知道它將從何處來

四季是流水的波紋 轉成老榕樹的年輪
會不會今朝花開的清晨
變成一葉知秋的黃昏

四季是爺爺的皺紋 化作夜空中的星辰
會不會今朝花開的清晨
變成一葉知秋的黃昏

 

 

好友江在某一年的聖誕卡中說,我們已經相識20年了耶。寫卡片那時或許我們的心境比實際年齡還輕,總覺得20年已經是段很長的日子,沒有想過,20年算什麼?一過這個日子,另一個20年就遙遙在望了。

 

過去有一段通勤時間,常會經過台大城區部校園,總讓我想起到那裡和江相約的情形。記憶力超強的她,每每從上一回見面講到的事接續著報告後來發展,彷彿我們仍像在學校時天天一起放學,而不是隔了幾個月才又相見;這個男朋友如何如何、那個男生怎樣怎樣、高中隔壁班某個彼此認識的人現在的情史、她參加了哪個社團,等等等.....我也還年輕,記憶力尚佳,每次都可以毫無隔閡的聽下去。

 

同學時代,學校敬學堂旁有一株香楓,枝枒細細,葉片小小。我是看了書而按圖索驥找去的,同時知道的還有中山北路上那一排路樹,原來也是香楓。有上島咖啡,外僑商會,舶來品店;街頭乾淨,空氣清新,還有交通管制的中山北路,是我一直假想的異國街道。江和家人當時賃居在國賓飯店附近的巷弄中,我以為是城中的城中了。然而身為她精神垃圾收集者的我,終於了解雖然前台繽紛熱鬧,但總歸會有曲終人散的後台冷清。

 

於是常在秋日,頂著風在「異國的街道」長長的散步。經過多次遷居,她購屋時又回到中山北路。初春的站牌下,現在我收集的精神垃圾已經是媽媽經與工作上的挫折或成就,討論長輩們和自己的健康問題。四季流轉,同一條街道不再有異國風味,香楓,還是顫微微地有如秋日。

 

 

希望像月亮

 

是一個夜晚是一個夢 是一番追尋是一個冬
希望像月亮  高掛在天上 有時明有時暗
夢中的愛侶  何日你歸來  何日你歸來  到我身旁

是一陣秋雨是一陣風 是一度迷惘是一回瘋
希望像月亮  高掛在天上 有時明有時暗
夢中的理想  常駐我心坎 常駐我心坎  盡映成藍

是一回結盟是一回分 是一回虛假是一回真
希望像月亮  高掛在天上 有時明有時暗
夢中的世界  何日才能夠 何日才能夠  一片祥和

是一陣歡愉是一陣幽 是一回熙攘是一回休
希望像月亮  高掛在天上 有時明有時暗
夢中的笑顏  流出你心田 流出你心田  何日能見

 

A mirror has two faces. 然而世事不是鏡子,是有很多面向的。大膽說,不管經過如何的改變:外在加諸身上的,或是自己自動自發改的,妳會漸漸回到原生的點。追求的,唾棄的,生命中有些東西是一直會在血液裡流動的,不會疏淡或消失。儘管妳以為自己有新的視界與想法,在促使自己成長的考驗裡微調個性與應對,終究,在細微的動作或言語裡,特別是不經意或潛意識裡,妳都會回到原生的點,妳的童年,妳初生的家。

 

我幾乎是一直留在初生的家,沒有見山又是山的,遊歷後的領悟。從而保有簡單的快樂,小小的觸發就能讓我耽溺其中,懷想許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oyagefeb 的頭像
voyagefeb

Voyage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