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即是多。


其實,我是很想遵循這個守則的。只是......


是那種光看IKEA, HOLA, 北歐櫥窗型錄都津津有味的人。一旦到了賣場,流連忘返、沉吟陶醉,常常一付連靈魂都要賣了的痴迷相;明明蝸居在超過30年的舊屋裡,還是會在書店的建築和室內設計區,為要挑極簡的都市風格佈置、還是南法的溫暖色澤家居而兩難,更別提最愛的地中海式清朗藍白了。事實上,我和April還共用著臥室,兩人都沒有私人空間呢!


紅樓夢
裡藉劉姥姥逛大觀園,寫探春的房間:


探春素喜闊朗。這三間屋子並不曾隔斷;當地放著一張花朵大理石大案,案上堆著各種名人法帖並數十方寶硯;各色筆筒,筆海內插的筆,如樹林一般;那一邊設著斗大的一個汝窯花囊,插著滿滿的一囊水晶毬的白菊;西牆上當中掛著一大帳米襄陽「煙雨圖」;左右掛著一幅對聯,乃是顏魯公墨跡......



我素來不喜歡中式亭閣,但對這種闊朗的室內設計、中性偏寒的擺設很感興趣-特別在大戶人家的小姐屋裡,比西式巴洛克的繁複要吸引人多了。有點像看Armani Casa的展示照片,清爽大氣,真是太適合有時心口被工作鬱積的上班族了。


家裡既然一時不得改變,於是就很想買些單色的小東西來調劑一下。大件物品過不了母親那一關,雖然她也留著許多「未來」可能會用到的東西,鄉里怪怪的贈品也捨不得丟;但若是買進來的,就是讓家裡顯的堆垛的元凶,我還真冤枉啊!





其實,我只要日本人所謂的雜貨小物而已。比如,單色馬克杯, 可是家中除了舊時買的,杯架上、櫥櫃裡還有一些公司或銀行的活動贈品,花色雜遝,大小不一;我喜歡的日式小皿,老媽說要那麼多幹什麼,何況碗櫥根本放不下;刀具呢,不如她在金門買的菜刀好用;砧板呢,家裡節慶可是要準備三牲的,沒有那種圓大厚木砧板,怎麼剁肉啊?來個冷泡茶的茶壺吧,推說瓶瓶罐罐已太多,而且,「妳會喝幾次?」(我承認這一點完全打在敝人七寸上);那買幾條毛巾可以吧?也是不行,家中多的是一條至少一千五以上的毛巾,怎麼可以浪費再買新的?


連用來假裝的小東西都很難換,我只能看著裝潢書裡的格局懷想了。少即是多,加減安慰自己一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oyagefeb 的頭像
voyagefeb

Voyage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