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nice, Veneto, Italy by Sergio Pitamitz
Venice, Veneto, Italy

 

威尼斯 - 蒼老的過往榮光,潟湖之城。

 

作家們的威尼斯作者在書中說,那些作家們來到這裡(威尼斯),覺得「所有的事物都被描述過了,還有什麼可以說的呢?」然而每個人還是說:「只能增加一些個人的想法。」,而這一些個人的想法卻常變成一本書。我沒去過威尼斯,沒有去過的人,竟然也想來加上一些想法,威尼斯真是個奇特的地方。

 

因為讀過,看過,總覺得我是去過的。

 

 

詩的威尼斯

一段時間以來,在網路上讀著瑪麗安的詩,不懂其意卻耽溺其美的讀著。其中有許多許多的威尼斯,一些照片與詩句,就像人家形容的:那波浪拍擊著我的窗戶。

拜倫也住過威尼斯,雖然他這首未標題的詩,不一定與與威尼斯有關;但我看到灰藍暮色籠罩下的水都,gondola都休息了的照片,就覺得「我們就別再晃遊了」(we'll go no more a-roving)。

Venice Gondolas by Keith Levit
Venice Gondolas

So, we'll go no more a-roving
So late into the night,
Though the heart be still as loving,
And the moon be still as bright.

For the sword outwears its sheath,
And the soul wears out the breast,
And the heart must pause to breathe,
And love itself have rest.

Though the night was made for loving,
And the day returns too soon,
Yet we'll go no more a-roving
By the light of the moon

 

影像中的威尼斯

等到想找聰明的雷普利先生來讀時,時報藍小說的版本已經絕版了。在沒有中譯本的情形下,買了原文來預備著要讀。然而計劃雖如此,終究還是先看了電影。聰明的雷普利先生Matt Damon來到威尼斯,搖船載著他來到一處居所,船還在搖晃中,船伕按著電鈴,(還是Matt掏出鑰匙?)鐵門半浸在水中,而鑰匙是沉甸甸的,很古老的那種。現代時代裡的舊威尼斯。

【濃情威尼斯】(Casanova)裡的Heath Ledger悠遊於運河道、聖馬可教堂和不可計數的運河上的橋樑。石板街道、外推的拱窗;蕾絲袖口中伸出的手拿著手杖,長襪及有絆扣的鞋踏遍全城。這時的威尼斯有著被教庭極不認可的墮落歡愉,連風中塵埃似乎都擅於招惹窗內人兒。舊時代裡的活潑威尼斯。

而又怎能忘了【情定日落橋】(A Little Romance)?每看到Diane Lane一次就提醒我一次那個趕在日落前,和小情人在嘆息橋下相擁而吻的女孩。教堂的鐘聲與飛起的白鴿,尤其是那些身著橫條紋水手服的船夫。永遠浪漫的威尼斯。

 

畫的威尼斯

莫內 (Claude Monet) 的威尼斯總是水溶溶的,氣氛氤氳迷離,和建築之間充溢著或濃或淡的霧。船篙、扁舟、波澤,都似晃晃悠悠。池上水面,建築景物與倒影,若虛若實,總不免遲疑:這該是水都還是霧都呢? 

這種霧氣當然完全不同於威尼斯畫派的前輩眾人。顏料取得不易,只能畫些宗教或人物,一直覺得可惜了身遭風物。運河的粼粼波光、總是嵐霧還未飄散的清晨或暗夜廣場、日落紅霞或教堂尖塔......也只能是較現代的模樣。

 

Como and Venice Sketchbook (Finberg CLXXXI) Venice: The Punta della Dogana 1819 by William Turner
Como and Venice Sketchbook (Finberg CLXXXI) Venice: The Punta della Dogana 1819

 

20080519 draft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oyagefeb 的頭像
voyagefeb

Voyage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