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聯想力之無邏輯,實在無可名之。每次看到團團滿月,或是想到在香港看到的難忘月色,總是讓我聯想到「蘇絲黃的世界」這個條目。其實我從未看過這部電影,只在一本書上讀到短短的引用文句。不知是不是香港獨特的中西文化交錯橫陳,加上記憶的擺弄,總讓人的聯想跳接,一去千里遠。


是個公司旅遊的短短行程,在澳門渡過半觀光、半購物(任人宰治的那一種)的半日遊,近黃昏才搭飛翼船到香港。飯店可能是九龍,年久有些模糊了,只記得房間非常窄仄。但是和友伴非常高興的發現窗戶正對著半島酒店的後門。酒店有著淺鐵灰色的外牆,房間的窗子呈窄長形,像極了某些電影片段裡的紐約-我們很想去卻還不得去的夢想城市。在窗前談著張愛玲的傾城,邊做白日夢邊閒看,夜漸漸落下來了。


我想我一直有著觀光客心態。看到雙層電車就躍躍欲試,書裡讀來的嘛:坐在上面那一層,手或許可以碰到店招和樹葉呢!友伴說那是騙日本人的玩意,果真如此,票價極高,仍然坐滿日本觀光客。算了,還是安步當車各處逛逛好了。晃盪了一圈回到旅店附近,腳步又不自覺地踱到港邊去。


那應該是我至今看到的,最大最圓的月了,低低地懸在維多莉亞港面上。彼時對岸滿城盡是燦爛燈影,廣告看板的霓虹尤其五彩繽紛;爍爍地閃在大廈頂樓,掩映到港都水面。Ferry來來去去,船尾拉長的波紋,黯暗中起伏著,熠動著。如此絢麗的夜色中,依然只見那一輪月,靜靜的、近近的,似乎球面的湖泊山川就要觸手可及。


或許只是自己的想像吧?感到週邊人聲也停了下來,嬉笑的年輕觀光客、剛從文化中心看完表演的觀眾.. .. 大家好像突然忘了行止,全都抬頭望月。如此圓滿的江上月,想是本地人也少見。香港市街上熱鬧的店招和摩肩接踵的行人,每每有種喧鬧氣氛,甚至帶點所謂的「末世的華麗」。只是此時都被遠遠地拋在腦後,腦後那些有著奇怪粵語譯名的街道上。


江上微風,波光輕曳,夜未央,時間慢慢流淌,圓月正亮。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