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Others (2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因為氣到無力, 無奈又無可作為, 只好轉載頭腦清楚的人寫的文章.

 

以下文章轉載自張娟芬女士的臉書

(本文歡迎轉載轉貼)
20120803

這幾天中時報系處理黃國昌的新聞,為台灣報業的新聞倫理,創下新低。我以為這是自明之理,也是至明之理;但現在看來,似乎還是需要解釋與論證。好的。Here it is.

1 過去並沒有那麼美。

戒嚴時期,沒有新聞自由可言,這不用多說。解嚴以後,黨報與軍報還是沒有什麼值得誇耀的,這也不用多說。余紀忠手裡的中國時報,似乎被視為台灣報業自由主義的一個據點,這一點,我不盡同意。

關於中國時報,我至少記得兩件事情。

第一件是一九八八年,中國時報記者鄭村棋、吳永毅、張玉琴決定籌組中時工會。資方另外糾集了一批人,也要成立工會。一個產業只能有一個工會,於是形成了資方與勞方賽跑的情形。組工會要三十人連署,資方軟硬兼施勸退勞方工會的連署人,害他們剩下二十九人;但是勞方另外補了一批人進去,仍然合於申請要件。勞工局雙手一攤,要求兩個工會協調。九月四日,工會勉強成立了;九月十二日,中國時報解雇鄭村棋,把吳永毅與張玉琴調到編譯組。他們三人向勞工局申訴,吳永毅與張玉琴不服調動,還是去採訪組上班,三日後被解雇,理由是曠職。在衝突中,吳永毅被鐵門夾傷送醫。

那是余紀忠手裡的中國時報:要組工會就開除。

第二件事情是中國時報記者跑了一個珍貴的獨家新聞,不利於長榮集團。稿子被硬生生壓下了,直到那則新聞紙包不住火,其他的媒體都知道了,中國時報才放這篇稿子通行,因為余老闆和張榮發素有私交。那位記者憤而辭職。我忘記了他的名字,那又是前網路時代,所以孤狗不著。但是莊慧良在《批判與再造》第九期寫過一篇〈市場囚籠裡的台灣媒體〉,裡面有提到這件事。

這也是余紀忠手裡的中國時報:新聞價值比不上報老闆的人情。

過去並沒有那麼美。我說這些並不是故意要批評中國時報,我相信其他報紙的糟糕往事也不遑多讓。只是因為我待過中國時報,所以比較知道他的底細而已。說這些往事是要先表明,我對台灣媒體的水準,並沒有不切實際的浪漫期待。此次中國時報干犯眾怒,絕對不是因為他過去有自由主義傳統,所以我們「愛之深責之切」。我狂怒是因為他這次太低級了。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馬歇爾杜象 (Marcel Duchamp)

 

杜象總讓我想到頑皮小孩。事實上他的事蹟我只記得把蒙娜麗莎的廣告單加上鬍子,或是小便斗題個『泉』,就把它們拿去參加沙龍展,對於他其他的作品,我卻是一件也說不出來。 但這次在展覽中的作品『藝術家的父親』(Portrait of the Artist's Father),對塞尚的致意,卻是一眼就看的出來,幾乎就是塞尚自己的風格啊!我想,從此我會記得他有這幅作品了。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莫內 (Claude Monet)

 

艾特達的岩門 (Manne-Porte, Étretat )

莫內的畫實在太多,個人喜歡的也不少。雖然去巴黎時未去橘園,但也在奧塞美術館看到一些,原想這次不談他的。但是前些天在讀天鵝賊,小說裡,相距百餘年,今古交織的兩段故事中,屬於十九世紀的那一段,兩位也偏印象派的畫家人物來到諾曼第地區的埃特爾塔 ( Étretat, 北美館的資料翻譯成艾特達 )。好奇心起,上網一查,赫然發現那就是也在這次展覽中的,莫內的畫。還是筆記一下這個巧合吧。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瑪莉史蒂文生卡塞特 (Mary Stevenson Cassatt)

 

會知道瑪莉卡塞特,緣於去年 (2009年) 她生日時,Google Icon用的是她的畫:

 

Google Doodle: Mary Cassatt

 

原作是這樣:

 

null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些到北美館觀賞費城美術館展覽作品的聯想。

 

畫家誠然知名,展演內容也許像老師說的:作品很齊;然而大師的最知名之作, 其實幾乎都不在這次的展覽中。不過,這不減我們的興致。April說,此生可以得見雷諾瓦真跡,即便不是從小就看熟了的那幾幅畫, 也是不虛此行。

 

 

畢沙羅 (Camille Pissarro)


我們倆都很喜歡這幅『霧景』(The Effect of Fog), 類點描的畫風。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h2 style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提說明: 陳XX 是我弟的名字, 葉OO是我弟妹的名字)

April jr. 和 Jean兩個扮家家酒, 又是扮爸爸媽媽.....

April jr.jpg 

April jr.: 我們不要叫 陳XX 和 葉OO 這種普通又無聊的名字啦!

Jean: 那妳要叫什麼?

April jr.: 我叫泰國好了.

Jean: 妳要叫泰國哦?

April jr. (思考片刻): 好吧, 我還是叫陳XX好了, 喂, 葉OO.

 

Jean.jpg 

因為她們是真的拿父母名字來玩, 我們被那句"普通又無聊"笑死了.

一干人等到現在, 還是不知道為什麼April jr.會想到泰國這個名字.

小姑姑說的好: 叫泰國也沒高明到哪裡去啊?!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Michael Jackson (August 29, 1958 – June 25, 2009)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不會畫畫,買的色鉛筆早已淪為較大的兩個侄女的玩具。有些她們畫過但隨手丟著沒帶回自己家的,常在家中書籍或檔案夾中出現。前些天發現一張是Alina前年出國前畫的漫畫(當時10歲),我一直覺得有趣而留著。紙張已經開始泛黃,想想還是掃描留下來的好。

 

既然留了,不如拿出自娛娛人一番。

 

combined.jpg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 Mar 04 Wed 2009 11:50
  • 公告

本文引用自sarahliu88 - 請大家幫忙 - 投Clare一票

 

請大家幫忙Clare 圓夢, 幫忙投票吧!!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的罩門之一是怕癢,在熟朋友間早已不是秘密。年輕時不懂事,即使再覺得癢都該面無表情,硬是忍住的;可惜我一時不察伸手阻擋友人,一世的秘密就此外洩。恨死自己也沒用,駟馬難追的東西早已散佚風中。更慘的是我只要「意會」就已忍耐不住,朋友根本無須動手,大半輩子的時間都過了,還常有朋友拿這個來鬧我。
 
 
因此最初我是個連肩頸按摩都受不了的人。但是吾友手藝高超,漸漸的我竟然不怕按摩了,於是在學校時就偶爾會享受一下「馬殺雞」*。但是說到讓別人來服務,我怕最終仍是花錢找罪受,所以從來沒敢真的去試它一下。有段時間工作的公司正值創辦期間,百廢待舉,每個人都超時工作。記得兩位男主管常在加班後一起去按摩,說是可以消除疲勞;他們保證那是有執照的盲人按摩,不是什麼亂七八糟的地方,勸我可以一試。可是我還是不敢去-開玩笑,難道要老實說怕癢嗎?
 
 
有次參加公司旅遊到普吉島的Club Med, 同事死命遊說,一直強調來到此地,怎可不享受一下著名的按摩呢?我不敢接受沙灘上講價後不知被帶到何處的服務,於是在同事及同事太太的慫恿下,就在俱樂部自設的按摩中心獻出第一次。
 
 
印象中,那天早上我們已經游過泳、跳了有氧,還有不知道參加什麼活動了。總之另兩位據說累的不得了,在按摩床上就睡昏過去,還得人家小姐叫醒才知道要翻身;(最好是有那麼舒服啦!)而我則是戰戰競競,全身肌肉繃的好緊,累的那位幫我按摩的泰國小姐花了老大力氣不說,還得一邊勸我:放輕鬆,放輕鬆。
 
 
因為不只按摩肩頸,我怕癢的罩門突然又作用起來了。只記得那位按摩的小姐,操著帶當地口音的國語說:小姐怕癢啊?而且聲音中還隱隱帶著笑意。是啊是啊!若非怕癢,我幹嘛躺在這裡扭來扭去呢?
 
 
前幾日陪April檢查眼睛,到的太早,還得等上一陣子。候診區旁邊設有盲人協會的按摩區,是我和 April 多次想試而未成的那種。反正還得耗上一陣子,於是就鼓起勇氣去試了10分鐘。我的肌肉僵硬雖然被按摩的小姐嫌棄到不行,但一直以來的肩頸酸痛在隔天真的離奇的舒緩了許多,現在覺得自己真是白疼了許多年。


有沒有那種按了不會癢,無人賣藥囉嗦,不用換裝,但也不用表演給大家看的按摩啊?
 


* 從某個層面來說,真是貼切的不得了的說法。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看了一集影集後的聯想。
 
 
結案高手 (The Closer) 裡有一集,一個伊朗裔女士的先生及保鏢在陪她看完醫生後遇襲身亡。因為那位死者族裔的關係,一開始大家都往恐怖組織之類的方向設想嫌犯。在故事推展過程中,揭露了一些伊朗的風俗與民情與我們的經驗大相逕庭的事。比如說,一位伊朗裔女士帶女兒看病,卻需先生陪伴,因為女人不能與家人以外的男人交談;她的先生死後,明明兒子還小,但卻變成一家之主,甚至連做母親的都得聽他的;劇中的伊朗女士,從頭到尾黑衣黑頭巾的打扮……
 
 
說真的,我實在不了解搬到一個地方(還是一般咸認自由民主的所在),守著一些(在我看來)很不公平的文化習俗,這樣的有所堅持到底是為了那樁?
 
 
幾年前去德國,Rainer開車載著我們從柏林往南德出發,沿路玩了幾個城市。記得是在法蘭克福 (Frankfurt am Main) 附近投宿了一夜。旅館雖老舊,價格對背包族卻有些高,於是碰見的幾乎都是像我們這樣家族旅行的住客。有許多是我分不清那個國家來的人,女士們一律深色衣裙、黑色頭巾,包的是密不透風,只賸眼睛。如果不是因為旅舍的歐式建築,真要懷疑自己是不是玩到某個中東地區去了。鄰近旅館的街上也看到幾位同樣打扮的人,奇怪的是,在觀光景點倒是沒怎麼注意到。不會是「土傭」吧?(此地對外傭的稱呼,不是泰國籍稱泰傭、菲律賓籍稱菲傭嗎?那在德國的土耳其籍家傭,就簡稱土傭吧!)
 
 
記得聽過一個說法,其實中東國家有許多女生上了離開自己國家的飛機後,就會立即把面紗給摘了。所以我一直不解在異地還穿著傳統服飾的人,是因為有宗教或特別的信仰的關係嗎?


(長官的頭巾絕對不是這樣 -- 他也絕對沒有 Tom Ford 那麼帥.)
 
在前一個公司服務時,總公司的一位長官是印度裔的男士。除了他那一口老讓我猜到快抓狂的英文,對他的印象就是他一身筆挺西裝及頭上搭配領帶顏色更換的兩頂頭巾了。忘了這位長官是否是錫克教徒(應該是吧,據說印度男人只有錫克教徒才戴頭巾的。)只記得每次看到他就開始猜那頭巾是每天早上纏呢?還是早就固定成像一頂帽子般只要戴上就好?
 
 

(長官頭上的比較像是這樣的頭巾, 但是沒有亮晶晶的飾物)
 

而且,實際一點來看,天氣很熱時,我實在無法不想到和衛生有關的問題耶。(大概昨天在公車上被「薰」壞了,什麼事情都會聯想到這裡來。)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一直是個很不喜歡電話的人,碰上需要打電話時,都是萬分痛苦無奈的拿起聽筒撥號,速速把事情聯絡完畢,然後迫不及待地放下聽筒,慶幸又可以遠離話機。我大概不適合做電話行銷的工作,或者,任何在Call Center的工作 - 連詐騙工作都不適合,可惜了。


公司裡有這麼一個部門是負責打電話的,有幾位同事每日配額都在百通以上。因為使用耳機的關係,這些同事撥號都是用免持聽筒的方式進行。自從該部門調整辦公位置到我的部門附近後,問題就來了。


首先是一直聽到對方響鈴。除非是非常專心或正在與別人討論事情,在耳際總是一直鈴聲不斷。那種電話沒人接聽的焦慮,使人多多少少緊張起來;而響鈴本身或最後那段「電話無人接聽,請改播其他號碼」的宣告錄音,有時候真的很吵,心情很難安定。


現在的人手機不使用一般響鈴聲的愈來愈多,五花八門的響鈴音樂真是讓我開了「耳」界。不知道是不是我個人的偏見,從同事這方聽起來,好像用80年代歌曲的人,通常同事對答的口氣都很平緩禮貌、用現化流行音樂的人,似乎比較「盧」、用台語歌的人,則常常考倒離我最近,台語講的「不輪轉」的同事。我在想,公司資料分析的單位,是不是也該來分析一下客戶響鈴音樂的選擇呢?


鈴聲或音樂,反正噪音一直都在。辦公位置剛調整時,主管曾問過我們部門的意見,如果太吵什麼的,公司會再想辦法改善。但打電話給客戶是公司不能免的業務之一,我們就是儘量去習慣在一個比之以往,較不安靜的環境裡工作。但是有些人手機響鈴真的很匪夷所思,真的會影響上班情緒。像之前「送汽油及一根火柴」、或是有些人故意用0204之類的撒嬌聲音,等等等,勉強算他某種幽默,大家拿來當笑話就算了;但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昨天同事撥了某個號碼後出現的一片喘息聲,這些人會不會太無聊當有趣了些?就這麼篤定打電話來的一定是熟朋友們嗎?


不過......這個拿來對付詐騙集團倒是不錯 - 可惜就是分不出那些來電是詐騙,可惜了!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就比較程度相對而言,我是是個對法令不甚關心的人。立法豬公既被當成人,就有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魔咒罩頂。若不是這次錢坑法案實在和大選後謝與未來綁樁的痕跡太明顯,引起與同事的一些討論,我會依然消極的看待這些事。


早已頒佈,本月11日就要開始施行的清債條例,原本也應該同上述以及其他的法令一樣,不會知道它公佈施行、不會知道它內容為何?總之,不過是另一則法案罷了!但是這次的法令與工作稍有相關,很自然的就多注意了些。清債條例的基本精神,在使債台高築的個人,有一個更生或清算的機會,把帳務與負債做個清理;以往據說台灣宣告破產的門檻很高,致有許多人明明以債養債,甚至完全沒有償債能力,卻仍然背負著畢生難償的債務,而債權金融機構不但拿不回欠款,還得耗費人力催討管理,定期打消呆帳,惡性循環,沒人有好處。


新的法令讓負債的人可以有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 (但一定時間內,徵信仍可得知過往的債信記錄)。法令要求債務人在向法院提出更生或清算前,必須先向債權金融機構提出協商,協商破裂,才能向法院正式提出。這是很合理的規定﹣﹣畢竟負債的人欠的又不是法院或國家的錢,債務人與債權人兩造談好就好,不必麻煩其實已經很忙的法院。


我想有許多人債務人和我之前一樣,不太注意這則法令;但我因工作上聽過幾次,看到報章雜紙上出現類似字眼時不免會多瞄一眼,結果看到的全是一些新設立的,所謂管理或服務的公司,消息靈通,一大早就在媒體上買好版面,聲稱可以幫助債務人處理與債權單位協商等事宜。公司同事告訴我,他參加此項法條影響單位的相關外部會議時,甚至看到以幫助貧困人士打官司而設立的機構,也磨拳擦掌的想進來分一杯羹。


這些所謂的服務公司目的幾乎都是讓協商的時間更久,預計賺取的,是債務人協商後可以減免的金額。我想負債的人都已窮於應付債務,好不容易減免的債務還要另外酬傭這些服務公司,而且協商後的欠款是以訂立另一個分期繳納的約定而行,原債權單位等於是繼續貸款給債務人;但是服務費或佣金那有可能分期給付?已經都沒水的毛巾硬要再擰,一條牛到底要剝幾層皮啊?


三月時,一些法令的施行細節,相關單位據說都還吵嚷不定,參加開會的同事說,連消基會、金管會在最後這關頭還出來亂提問題或反對意見(同事說根本是攪局);而就在他們眾說紛紜,還迻言為消費者著想的同時,我看到已經有兀鷹在盤旋了.......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appy New Year !!


*** 年之始 ***



明明看到年曆月曆日曆等等等, 或大或小, 或掛式或桌式, 或嚴肅或可愛, 或整本或活頁, 早在十月裡就悄悄出現在書店中, 然而我遍尋不著三年曆或五年曆. 因為以往看到的都是日製的, 今年還故意趁去京都之便, 硬是在大阪心齋橋商店街的文具專門店裡, 比手劃腳地與店員描述半天. 卻發現原來現在都不生產了, 心情真是大大地失落啊!


幸好那店裡闢有頗大的一區, 是Paperblanks 種類繁多的日誌年曆與筆記, 心理稍稍得到些許平衡. 特別是看到店裡還有許多成人色鉛筆繪本是台北書店都未進口的, 更是見獵心喜. 雖未滿載而歸, 但總算"有載"而歸. 


一本空白年曆, 才能向過去的一年告別, 而新的一年也才得以開始. 



*** 年之終 ***


寫了格子後才開始的習慣, 在年終列下當年度讀的書. 去年完全靠檢視自己剛拼裝完成的書架, 指頭順過一排讀過的書才列的單子; 今年則是有aNobii幫忙, 指標溜過螢幕上的書架, 系統早已經在每次的資料修改時, 幫我們統計好了.


今年閱讀的數量變少, 種類雖多了童書, 詩及分析評論, 卻少了許多推理. 希望2008可以多讀一些謀殺專門店. 而那些翻了許久卻老是停在某頁未曾繼續下去的書, 來年希望可以讀完. (或者不該讀完, 否則每年要立什麼新希望呢?) 


年中時, 發現心急的結果, 是錯手買了些書市大力推銷, 其實卻不甚好看的書. 下半年, 故意將買書的步調放慢後, 連帶的, 生活中的許多節奏也緩了下來.    

(書單照著aNobii列, 也是倒帶的人生......)


嚐書
中性
辛波絲卡詩選
不存在的女兒
簡愛
出走
法蘭德斯棋盤
書中書
眼中的獵物
第十三個故事
褚蘭特最後一案
優質殺手
召喚死者
老師的十二樣見面禮
Charlotte's Web
回家 (顧城精選詩集)
台北小吃札記
夢中書房
天鵝的喇叭
密密語
Twenty Love Poems and a Song of Despair
流浪集
獻給阿爾吉儂的花束
推理莎士比亞
誰偷了維梅爾
小說的五十堂課
本店招牌菜
直覺
郵差總按兩次鈴
我的大英百科狂想曲
購物狂的異想世界
家事女神

單向街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出門有些遲了, 沒想到趕到一班很空的公車. 正自慶幸時, 陸續人卻多了起來 - 一些很不想碰到的同車人, 竟然都碰到了.

  

首先是我暗自稱呼「兩大包」的A小姐. 依照慣例, 擠過狹窄走道, 肩上背包先K到坐在靠走道的人的頭, 再不顧近身接觸給人的不悅, 將手上的提包放在最後一排的中間空位上; 再次K別人的頭, 擠到靠近車廂中間去. 今天天涼, 否則此刻的她會拿起報紙或銅版紙DM開始搧涼.(這可是冷氣車耶!)也許才追著公車跑, 剛上車時覺得很熱, 這我可以體會, 可是一路搧風半小時到快下車?    

 

我不是替A小姐手酸, 而是, 我常是那個被K頭的人. 被K頭一趟車程最多不過兩次, 沒什麼關係; 可是再下來得一路接受她搧風順便附加的體味, 就...... 更別提, 敝人頂上髮短且少, 一趟路給搧下來, 下車時, 整頭簡直只有雜草叢生四字可堪形容.

 

終於到了捷運站的那個大站, 整車乘客幾乎會在此站下光. 坐了同一路公車這麼久, 我不相信A小姐不知道這種情形. 於是我只能猜測, 她大概是怕下車的人把她放在最後面的提包給順手牽羊了吧? 就在人們紛紛起坐, 向前門走去時, 只見她把肩上的包包放在才有人站起(還沒走出座位呢!)的椅上, 然後奮力排開眾人往後走, 去拿另一個提包, 轉身再在眾人下車的隊伍裡, 回到剛剛才取得的座椅坐下. 而這一番努力, 就為了在不到一分鐘的下一站下車.

 

繼A小姐後一站上來的B小姐, 外表看起來像在公家單位服務的樣子. 也是依照慣例擠過走道站著的其他人, 從手提袋中拿出廢紙, 舖在中間走道因車輛引擎而墊高的階梯上. 坐好後, 再從袋中拿出影印的講義文件, 開始默讀或背誦起來. 想來是要參加很多考試的樣子.

  

一樣是向後頭擠, B小姐至少稍稍顧到走道左右座位上的人. 只是我實在不解, 她坐的位置前面, 通常都已站了人, 提包手袋的, 隨車子前進晃來晃去. 即使光線沒有完全被站立的人擋住, 手上的講義也一定會被其他人的手, 腳或提袋撞到, 不難過嗎? 再則, 我們的各種考試會不會太多了一點? 我想, B小姐已經這樣「苦讀」至少超過半年了!

   

C小姐其實很少碰到 - 或者該說, 她習慣站車廂中間的門邊, 而我習慣坐公車後面, 很少有機會兩人剛好在附近. 今天不知想什麼, 撿了門邊的位子坐下. 沒多久C小姐上車來, 人未走近, 我已聞得一身煙味; 而她也依照慣例地站到門邊來, 於是我像是坐在人去樓空的吸煙室裡: 雖然沒有正縹緲四散的煙霧, 但卻還是煙味處處.

 

而碰上D小姐, 或許是僅有的一次吧! 在車廂幾乎都擠滿人的時候上車, 走到C小姐附近. 沒多久我聽到打嗝的聲音, 非常響的一聲, 大家都禮貌地面無表情, 但我替那位小姐覺得十分不好意思 - 打嗝又不由人, 偏在人多的公共場所; 大概不到兩分鐘的時間, 又來一記很響的打嗝聲, 這時我已替人覺得窘迫, 哎呀呀, 腸胃不合作, 可真是糟糕啊!

  

但事實證明我想太多了, 其後車程間, 大概每兩三分鐘吧, 就會聽到一聲. 而且更慘的是, 後來的聲音, 已經接近乾嘔了. 我想, 這或許是一種疾病吧, 心理不是不同情. 可是當事人既不掩口, 大咧咧的一路異聲, 連帶的, 讓我也覺得不舒服起來. 果然到下車時, 換我自己想吐了.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正是部落客喃喃自語天......

Silk 電影海報




說實在的, 我可以想像Kiera 是海倫, 但沒辦法想像Michael Pitt為任何人 — 以前看他的電影的印象太深了, 至少他不是我心目中的哈維……


而佔據海報上方那位, 則更不是我心中, 那個可以為她築起鳥龍, 蒐羅所有珍奇鳥類的女人.


但是, 我還是想看電影. 信心動搖中, 或許還是別去破壞書讀完後的美好感覺......



*** *** ***



在書桌的位子朝落地窗外看, 風大雨斜的. 那斜飄的雨絲, 總讓我聯想到Richard Amitage的Mr. Thornton. 一個酷熱的夏天, 只因氣溫稍降, 竟想到北方去, 實在有些想的太遠了.





但也因為正測試Window Live Writer, 整理圖片的功能好讚; 應該拿誰來裱框裝幀呢? 當然是雪絲斜飄面前的Mr. Thronton囉!!



*** *** ***


因為沒讀小說, 即使每天都注意著Selina版上關於Atonement的介紹, 但相關文章卻有些刻意地不點進去看. 今天實在忍不住了, (一方面, youtube load的很慢很慢, 也只有今天比較有時間) 看了一點點關鍵劇情 (套她的話). 那音樂真的棒透了. 我想, 或許該去看一下小說, 電影應該快上映了.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Mar 07 Wed 2007 15:01
  • 燕官

正要出門上班,母親突然想到什麼似的說:「燕官聽說死了,自殺的。」我有一點驚訝,和母親唏噓感歎幾句,匆匆趕車去了。


難免想到過去的種種。


燕官不到五十的年紀,想來有百歲的滄桑。她是鄰居的女兒,其實和我們同輩,可是自小玩樂就沒見過她,另一個年紀比燕官小些的鄰居姐姐阿月會帶著我們這些小女生玩家家酒,其中有她的兩個妹妹小瑞和小凌,但燕官似乎永遠留在家中,洗衣、燒飯、縫衣服、刷地板;替高齡臥病已久的阿嬤擦澡,常要幫弟妹寫功課。除了小瑞和小凌的,還有另外兩個男孩的;最小的阿平沒有功課要做,但需要人餵奶。生活中完全只有家務操作,左鄰右舍都是媽媽在做這件事,讓我總覺得她才是小瑞的媽,而小瑞的媽倒像來做客。


小瑞的媽媽舉手投足間就是有一種養尊處優的架勢,幾乎天天穿著漂亮的洋裝,挽著提袋出門,一手夾著煙,一手招計程車,在那個還有家庭手工,以跟會理財的年代裡,是個像浮雕一樣的突出人物。小瑞的爸不工作,因為當時還有點家產,她家兩邊緊鄰的屋子都租了出去,小瑞爸正式的職業名稱不是寓公,應該叫「大哥」。在人家都孜孜矻矻工作謀生的環境裡,他們家是唯一小孩有洋娃娃有玩具汽車有全套餐廚玩具,常吃蘋果,一天到晚搭車上台北的「好野人」。


可是上台北全沒燕官的份,她得留在家裡「把豆子從灰裡撿出來」。小瑞媽性子很急,燕官如果事情做得不如她意,或是多問一句,馬上籐條伺候;拿家法太慢時,小瑞媽常常直接往她臉上掐下去。小瑞的兄弟妹妹又愛告狀,燕官臉上後來一直是坑坑疤疤的。我小時常很納悶燕官為什麼臉老是那麼臭?動輒對弟妹大聲叫嚷,也不好好說話?後來想起來自覺真是無知的可以。我問過母親,確定燕官是小瑞媽親生的,我在童話裡讀來的那些關於後母的種種,都是想像。


一個也是阿月姐姐帶我們玩的下午,被派出去「買菜」的我(就是到旁邊一個廢園子裡摘些草葉嘛)回到玩家家酒的地方,卻見大家都散了。叫喚半天無人迎應,只好也莫名其妙回家去。我家和右鄰有個天井可以相望,聽到嬸嬸正在責罵阿月姐姐。真是奇怪,我心想,如果有模範女兒選舉,阿月姐姐絕對是不二人選;而且嬸嬸和我媽一樣,從不打罵小孩的。母親不許我在旁邊聽,也不多說什麼。後來是小瑞偷偷跑來我家告訴我(她爸不許她出門),忘了她那個兄弟作弄阿月(極有可能是聯合起來),可能玩得太過火了,阿月氣不過,罵出妳媽媽是酒家女的難聽話來。


實在不像阿月姐姐,那些臭男生一定太過份了。可是小孩罵人那個不選難聽話來講?好聲好氣還算吵架嗎?阿月秉性忠厚,一定被欺負的狠了才這樣。一定是大人們都認為阿月已是大姐姐了,怎麼可以亂說話。


一場紛爭其實也沒怎樣就平息下來。阿月長大了需要在家裡幫忙,不能再出去和小孩子玩了;我們可以去小瑞家玩,但小瑞家的小孩被禁止再到鄰居家,(以免又聽到什麼閒話)。漸漸的,大家都開始上學了,自然而然地疏遠了來往。


一直到我上城裡的高中,才知道阿月說的是實話。那些上台北、到遠東(遠東百貨公司)的「出門玩」,其實是到西門町小瑞祖母家。小瑞祖母開的是我們鄉下說的『查某間』,小瑞媽嫁給小瑞爸前,也是貨腰的小姐,事實上,小瑞的阿姨們都是做同一行的。我下課回家時,看過阿兵哥被公寓紅色大門內,不知其人的手臂強拉進門內的情景幾次,一直很納悶。有一次和母親提起,母親才告訴我這些事。


燕官是小瑞媽和不知那位恩客生的,(難怪母親當初只說燕官是小瑞「媽」親生的)小瑞爸是個極易吃醋的人,收留燕官但不甚疼愛;小瑞媽視之為拖油瓶,後來直接當成佣人用。燕官從未進過學校讀過書,小瑞媽說什麼嚇她她都信。話說我們上學後,燕官已是二八年華的少女,總之,小瑞媽認為到了投資應要回收的時候了。扣下燕官的身分證,把燕官送到自己的媽媽家,燕官送往迎來的悲慘日子開始了。


原來小瑞家裡吃的用的,還有這一門來路。小瑞爸每十天就去拿一次錢,小瑞媽私下也會去要;繳公之外,聽說後來小瑞姐妹小從拿小孩,大至辦嫁妝,也都賴定這個她們從不承認的姐姐。燕官過了很久很久才能為自己攢點錢,顏色日衰,這行業強迫退休的年齡蠻早的,再怎麼不識字沒常識,在那個環境裡也學會了為自己打算。


母親是不道人長短的,只有一次我聽她和鄰居嬸嬸說起小瑞爸時,說『以為他自己是阿舍!』,口氣完全不像她。在我追問下,母親才說,燕官初夜,客人包了大紅包,後來發現她不是在室女,很發了一頓脾氣。小瑞祖母怪小瑞媽,小瑞媽則懷疑是租屋的年輕人誘拐了燕官,聽說在人家門前指桑罵槐了好久。燕官有一次找母親訴苦,母親才知道罪魁禍首原來是小瑞爸。近親性侵是現代名詞,燕官不會知道;而且怕小瑞父母怕的要死,和現代的受害人一樣,只有拼命隱忍,一句話也不敢說。


對於讓女兒從事特種行業,其實舊時的人們並不像現代有些人認為的那麼看不起。不得不的謀生,大家心照不宣。小瑞母親一家的傳統,燕官的前途其實在她小時鄰人大都猜著了。但是母親認為即使不是親生的,小瑞爸至少名份上是個父親,做出這種事來簡直天理不容禽獸不如。賭到家產敗光沒有房租收入,「勸說」鄰人投資的公司一家倒過一家,還悶不吭聲大拿燕官的皮肉錢,這就罷了,一付鄉里仕紳的派頭,社區裡只要有什麼撈錢的機會,永遠跑在第一位。


我從此看到小瑞爸就無法打招呼,給好臉色,齒冷一詞絕非白描,其實是頗為貼切的形容。幸好他搬去別的地方和情婦住,少了很多視覺污染。可是燕官撐不下去了,在她為自己買了房子,跟了一個日本客人到日本去後,家裡仍然不放過她;和日本人不了了之後回到台北,卻似乎又有一身債務。大家都不知道壓倒她的最後一根稻草是什麼,我只知道,燕官太累了,她想休息了。




後記:其實己是幾年前的故事了,因為看了酪梨壽司的「迷失的白雪公主」,覺得在部落格自得其樂這麼久,也該來做點不同的。本來因為想起就難過而放棄,看了串連的幾個部落文章,還是決定寫出來。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謹意追隨,好友開格首篇文章裡的一句話。如醍醐灌頂,原來,我多年來跟著偶像學步,即使畫虎不成,但其實有個不錯的形容:「謹意追隨」。


我的硬筆字還算差強人意,雖說不是很揮灑的開,自認倒不拘謹。至於從稚氣未脫的筆觸轉而較為成熟的字,始於國中時坐在阿媛旁邊開始。阿媛書唸的很好,聲音好聽,個性溫厚而有耐心,連續三年都被選為學藝股長。最特別的是她的字,像老師的板書,而不像我和其他同學的那樣,不是一板一眼就是雜亂無章。一樣是原子筆筆管畫出來的油墨,人家的字就是很活很流暢,飛揚遄逸,比較「大人」。


國二時我被排在阿媛鄰座,看人家的作業簿上的字看得羨慕不已。偷偷地學她拿筆的姿勢,暗暗記著字的筆架順序,拿她寫的字條當描紅簿練習。突然有一天如打通任督二脈,自覺寫的字脫卻稚氣,一時靈活起來。看CSI時遇到有筆跡研究的案子時,只要聽得那專家說:這種字體顯示該人慣用左手右手、教育程度、個性急緩、如何如何… …,就覺得要不是當年偷學阿媛寫字,或許,會有專家說,嗯,這個人情緒不穩定、沒受過什麼教育。


然而不是什麼事都可以偷學而變為己有的,有些東西就是學不來也無法學的,天份有限、先天不足,實在是人力不可為;可偏又癡心妄想,覺得「大女子當若是」,只好裡子放一邊,先從皮毛下手。Meg Ryan是我非常喜歡的女明星之一,但是人家金髮碧眼、甜美可人,黑髮塌鼻如我怎麼也不可能一樣。但是不管不管,過去總是強人所難地求著美容院的設計師給弄個一樣的髮型。就別提人家再怎麼看似自然,其實是有個美容師貼身打理,我們每日打卡折腰的上班族如何可能?但經此我總算知道自己是:髮量太少、髮質太軟、最重要的,髮色不可能有那種效果。


好吧,這種皮毛複製無份,只好尋求更皮毛的追隨。於是多年來,我一直穿著她劇中常見的,有點男鞋款式的綁帶鞋。唯恐後繼無可補給,一次至少買兩雙。但世事是如此可恨,鞋公司再沒同樣貨色,而我的存貨只賸腳上一雙,眼見今年冬年就要耗損殆盡,不能亦步亦趨,有點小小遺憾。冬天那麼冷,什麼上班的鞋可以套著厚棉襪呀?


寫網誌以來看了不少好文章,事事追隨的脾性再度甦醒。在樂多版上讀了一位部落客的文字,很喜歡,一發不可收拾,去年年中時,從她2005年的第一篇開始讀起,連人家的文章回應也不放過。涵養學識是學不來的,(多希望能像武俠小說形容的那樣,內功移轉)只好再度由皮毛著手。買書讀書、深夜走路、愛探廢墟等等,哎,有點難度。我雖買書,儘在小說等輕鬆讀物打轉,太硬的書根本讀不下,遑論那些研究用的大部頭?廢墟不愛,不敢也沒辦法深夜走路,只好從最可笑的一點沾光:用黃色鉛筆在書上畫線。鉛筆還有講究,必得是紙捲可以撕的那種。


除功課之外,我讀書向來不折頁不劃線-小說需要什麼重點?可是私心希望,也許這樣畫線之後,那些被高度重視的字句或許會內化於心,不要隨讀隨忘;提筆為文不求行雲流水,至少減少些頓塞窒礙。於是提包內一支筆、家中書桌一支筆、公司一支筆,唯恐想要註記什麼時,少了神奇的指揮棒。大概因為畢竟不是自己的習慣,劃了幾本書後,有點失去動力。但是一時不察,把「歷史學家」接續借給兩三位好友,每次都被笑:Jo, 妳看小說還有眉批呀?害人大窘。


至於那位國中以來的偶像,戴著手套就和人握手、指尖總是洗不乾淨的筆墨痕跡、勤於讀書卻庸於家事、幫姐姐弄個髮捲都能讓人家掉下一大撮、站在壁爐前把禮服燒出焦痕,下次舞會只好一直面對群眾站著當壁花、渴望多見見世面卻註定駐守姑媽的宅院……我已非謹意追隨而已,全然已是「Jo March上身」。(親愛的天神,我還需要那支筆。)實在是無可求救藥的毛病!


Well, have you ever seen a copy-cat? Here it is.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