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一

毛尖 新朦朧和村上春樹 (選自『慢慢微笑』)


據說,任何人都可以用《無題》來寫一首深刻動人的詩,只要你遵循下面這個範例:第一句是「在思想的廚房裡」(兩個名詞的搭配越離奇越好),第二句是「我在夜色中擁抱你的目光」(動詞和名詞絕對要有非典感),第三句完全隨意,最好是一句日常對話,越莫名其妙越好,比如「早上喝了兩碗豆漿」,第四句則最好用「也許」開頭,比如「也許白天,也許黑夜」。



毛尖說她「試用這個式寫了幾首(詩)」,傳給朋友,都得到了相當高的肯定。」雖然她要說的是「有些格式確實是具有魔力的,就像村上春樹的語言。」但是我好奇一試,就是寫不出詩來-照說是個按部就班,依樣畫葫蘆的個性,為什麼有模子在那裡,卻印不出類似的東西?自己找的台階是想像力和搞怪力不夠,實在弄不來那個要離奇搭配的「兩個名詞」。哎,天份也者,真是件恨透人的事。



之二

西西 床前明月光-倉頡輸入法 (選自『西西詩集』)

  日是A,月是B,明是AB
  床是ID,前是TBLN
  光是FMU
  床前明月光是ID
  TBLN AB
  B FMU
  李白酒醒,驚見蠻書



我喜歡西西的文字雖有好一段時間了,卻從『我城』之後沒再買過她的書。心裡一直想把『感冒』這篇讀後既有的感覺留著-作家總是求新求變,試驗新技巧、測度新方向;再讀新的文,會不會把舊感情給弄糊了?年輕時「未識世事」的想法。即使我停住了又如何?就算作家也停住了,一個讀文的人在這世間即使不悲不喜的生活著,總是會被影響些什麼,改變些什麼。直到最近才知道西西原來也寫詩,而且是多樣兼新穎的嘗試著。買來一本合輯的詩集,讀著很有些趣味。是嚒,若是想到了,亂寫一通,又有何妨?總之求「有趣」爾。


突然從村上春樹的新朦朧被釋放出來。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