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一




預訂了維納斯的誕生一書,週五拿到了。宣傳單上,印有她亭亭立在海中貝殼上的畫面。記得過去在誠品聽課時,高老師曾說(同時也引了許多學者相似的說法):照人體比例,波提切利 (Sandro Botticelli) 畫的這位愛神實在有問題,特別是兩手不但過長,左手尤其不勻稱。然而,美真的不是件拿來寸寸分解剖析的事,如果只以人物是否具象表現和其表現是否合理,那後來超現實主義大師們的作品,根本沒機會成為流派了。
 
 
我想起波提切利較早的另一幅作品『春』,裡頭的維納斯站立的姿勢也幾乎一樣。我可以想像在她裙裾裡,重心放在一腳,身體稍微斜倚的模樣。面容一樣若有所思,看不太出來目光定焦何處?不知道畫家為何用這樣的面容來詮釋一位愛之神?特別是『維納斯的誕生』裡的維納斯,才從海中的泡泡誕生就面帶淡淡愁容。不過相較之下,我仍然偏愛比較後畫的維納斯。



之二


在網上書櫃Anobii看到有人說:他想了很久才決定要不要把漫畫放上來。對於我,這應該不是問題,因為即使我曾動念想買交響情人夢神之雫(至今也還沒付諸實行),不過從未想過它們是放在書架上的書籍之一。(這算某類歧視嗎?)
 
 
但是最近買的Banksy,卻讓我覺得它應該是一本書(聽起來有廢話之感)。雖然我仍然不覺得塗鴉是可以容許的行為,雖然我可能就是Banksy認為的那類無可救藥,對藝術的看法或認定,有種他所謂的「菁英主義」的價值判斷的人。但翻完書後,我實在很欣賞他的許多「作品」。特別是Banksy對一些教條、社會現狀、世界局勢(幾乎是對美國的嫌惡)的看法,透過圖案或簡單的文字,非常生動確切的傳達了出來。他的畫或許不是masterpiece, 但就像書中的一句標語,那是 wall and piece.
 
 

而且說真的,我們有什麼立場來指責塗鴉不是某種藝術型式?高老師的藝術史課程為每週的內容都給了個章節名稱,進入現代後的一個課程章節名稱是:「巨匠或郎中?」;我真的如此想過那些後現代或超現實主義的,所謂大師的作品。如果我承認看的懂它們,那我一定也看到國王的新衣了。每個人對藝術的看法如此歧異,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怎能遽下結論,說塗鴉不登大雅之堂呢?
 
 
是不是過往的教育訓練使然?使我被規約到無法反動或極端的思考?打破既定規則似乎是件很驚天動地的事,Well, 那自己不敢做或做不來的事,拿欣賞的眼光來看別人的作品,不就很過癮嗎?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arahliu88
  • 漫畫也是書

    CC 那個和紅酒有關的漫畫我就有買!

    書隨想裡面的書除了漫畫之外,
    我通通都不知道,對不起啦!

    你怎麼又換版面啦?
    不習慣ㄋ~~~
  • 我都留了hyperlink, 有空可以點進去看看有沒有興趣啊! 維納斯的誕生我讀了一章了, 對我而言, 是page-turner哦.

    不過, 又想把手上未讀完的書放一邊了. hahaha......

    ~ 很想換一下說, 而且明明有把舊版備份下來(我之前有過慘痛經驗), 但現在竟然回不去了, 啊........救命啊!!!!

    voyagefeb 於 2008/08/03 16:55 回覆

  • Jessica
  • "娃娃"我就擺上去了
    很多爛書我還不好意思擺呢
  • 妳這一說, 我倒忘了我是不是也把"娃娃"放上去? 如果有, 就確切證明了我真是有奇怪的價值觀啊!

    ~ 爛書哦, 後來好像也先放上去了. 現在則是很想捐出去......
    (自覺爛書還捐出去? 真的, 我的價值觀一定有問題. hahahahah......)

    voyagefeb 於 2008/08/04 09:20 回覆

  • emmasagi
  • 波堤切利

    記得曾臨危受命在誠品幫文菁查波堤切利--她正好要幫公司進一批波堤切利的藝品,因此對這位藝術家的風格,就在"罰站"中輸入記憶。

    一對單車ㄟ! 我也有一對單車,夢幻般地立在淡水家中,看著其中一輛,漸漸消氣,如迎風騁馳的夢。
  • 小說正讀著有趣.

    波堤切利這幅與小說同名的畫, 在還未讀其他藝術史或文化史前就已看過. 對我而言, 我似乎比較因為它閃著當時文物與城市的光芒而會加以注意畫師, 反而不是對作品本身的喜愛.

    那妳罰站的記憶, 對作品的觀感又會如何呢?

    ~ 腳踏車和海, 這是為了夏天. 因為青春不再, 所以所有"真夏的果實"都得照著時令搬演. : )

    voyagefeb 於 2008/08/05 09: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