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強調一次(英文老師常愛這樣說),非常謝謝你的七件禮物。我喜歡把它們想成是從加州寄來的大包裹-錶是爸爸送的;毯子是媽媽送的;熱水瓶祖母送的,她怕我著涼了;稿紙是弟弟買的;姊姊送我一雙絲襪;姑姑送我一本詩集;舅舅送我一本字典,他本來要送我一盒巧克力,可是我說我喜歡字典。

 

把你想成一家人,你不反對吧?

 

Page 25, 王文綺譯(Jean Webster著), 長腿叔叔 (Dear Daddy Long Legs)

 

 

十二月中以來,受了風寒,咳嗽不斷。除了把自己裹的像球以外,因為幾乎夜咳嚴重,每晚入睡前,都要準備面紙、龍角散之類的東西,最主要的是,還要一個保溫水瓶。咳醒後,通常需要一兩口加鹽的溫開水潤一下喉,才能讓咳嗽稍稍止住,勉強再睡一下。

 

晨起照例要把這些東西搬出臥室。April看我手裡揣著保溫瓶,說她想到上頭引的這個段落,說我睡衣、圍巾、熱水瓶,活脫是朱蒂(本書主述)收到長腿叔叔禮金後,冬日裡的模樣。

 

自己顧盼一下,果真有那個味道。由於這本小書,原著或譯本,都有所謂的「主角自己的畫作」,我們同時這麼想,也不奇怪。我們一定還混雜了某一次朱蒂扁桃腺發炎的印象吧,她說她「頭上綁著繃帶,好像有兩個兔耳朵」。我頭上雖沒綁繃帶,但脖子上繞著幾圈圍巾、穿著睡衣,是很有病人的樣。

 

希望像書裡人物一樣,快快好啊!忌嘴已經忌到看什麼都想吃的地步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oyagefeb 的頭像
voyagefeb

Voyage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