穀雨酥酥,出門一步就江湖
一把美濃的油紙傘
撐起了低低的鷓鴣天
淅瀝瀝點點滴滴清明到端午
和平東路剛剛才下午
廈門街側側斜斜的巷子
怎麼已經探進了薄暮?
而一到了夜裡,鄰里寂寂
凡有樓的都上了樓去
凡有燈的都守在燈旁
凡有窗的都放下了窗紗
而凡是寫信的呢,都朝著遠方
--更何況,此刻已夜深
窗紗低垂,燈在樓上
寫信的人正守在燈旁
信呢是愈寫愈深長,像這雨巷
只因為,巷底的郵筒說
  你在遠方


穀雨書,引自余光中 隔水觀音



日子變的和暖,前些日子半夜或清晨裡,下了兩三日大雨。著實有出門一步就江湖之感,然而也就那麼兩日,天氣又晴了,奇怪的四月。

去年忘了穀雨,以致清明剛過就開始惦念著;綿綿的雨或許不受路人歡迎,然而沒雨的四月,即使天稍微陰著,季節也被模糊了。
 
所以就以人力來註記吧,此刻已夜深。日子正來到四月二十,穀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oyagefeb 的頭像
voyagefeb

Voyage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