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教後退。他的影子搖搖擺擺,最後停住。雖然他站著不動,後面那道牆還是把他呼吸的動作都記錄下來。他的頭傾斜。他在亮光中看著自己的手,手裡空無一物。他張開手指,火光照亮他的大手。他把手平放在桌上。手不見了,消失在錦鍛中。主教回去坐下。他低著頭,一半的臉沒入黑暗。

 

克倫威爾把過去的自己裝在現在的身體當中(過去的他不只是湯瑪斯,也有人叫他湯摩斯、湯瑪索、湯楣斯……),接著他又回到過去。他的影子孤單地靠在牆上,不知主人是否歡迎他。哪一個湯瑪斯看到拳頭揮過來?記憶來襲的時候,他羞怯、閃躲、逃跑,或者把拳頭舉起,然後用力揮過去,即使要用意志攔阻,也沒辦法。如果手裡握著一把刀呢?謀殺就是這樣發生的。

 

Page 62, Hilary Mantel, 狼廳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