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覺得那該是個寬闊的廣場,
圍著的建築樓房有許多扇窗,
每一扇都像往場中探看.
晨昏時或許有人散步,
或許, 有許多鴿子啄食.
以為已著意收藏的心還有相思.


夜風吹動想像的窗簾,
梳理那些黃昏和海濱的記憶:
馬車上被緊握的手,
一直是別離.
想起多個哭著醒來的夢, 想起,
經歷愛情的人生竟有這麼多種.
看著過盡千帆了,
在你離去前, 不可以回頭.


如果一生都不向外看,
這一角藍天無異於牆上一幅畫.
日月迢遞的是人世一天的起迄,
即使流光翻轉, 不會拂動任何情思, 任何想望.
於是守著小小一片心田,
像在窗前撐起絳紅雨篷,
留待多年後,
在一個巴黎的黃昏收起,
信號一般地告訴你, 也告訴自己,
愛不曾流逝,
歷歷在目的過往代表曾經.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