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格上講,我不能說不存在的女兒 (The Memory Keeper's Daughter) 是page-turner。可是卻在一週內-中間還有五天不在台灣-把它讀完了。不是差,不過覺得當初行銷做成那樣,好像有點上當;但又不能稱上當 (否則四的法則該叫什麼?),再加上忙,於是讀完書後還真不曉得自己的感受到底是什麼? 有一點可說的是,前頭舖陳太多,結尾結的太快,倏忽而止,感覺有點頭重腳輕。
  

因為和 Judy 談到 queue 著要讀的書時,提到中性 (Middlesex),於是我又放下原本預定要讀的雙面葛蕾絲,先讀起中性來。到目前為止,至少是很不能釋手的感覺,深感高興。(只要遇到一本不忍釋手的書,都要深感高興的)。譯文讀來很順很流暢,註解還算多,不知是原著的註,還是譯者加註的。寫長篇小說需要很高的說故事的能力,又要時時注意著不讓自己滑開去,尤其現代小說家特喜歡的這種綿延三代,身世追溯的故事。現在讀到這本書背景是希臘,其他各地的小說家們,請問誰還有家族故事要說的嗎?
  

目前只讀到第一卷 (明明只有一本還分卷,奇哉!) 但已有種衝動想去看看作者的第一本書,曾被Sophia Corpola改編成電影,不知會是什麼樣子?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