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逕只想學會讀詩, 但是那美麗的文字 -- 一如散文或小說的美麗文字, 不知為何距離總是很遠? 詩人的心思如此纖細幽微, 幻化成的文字如此輾轉迷離. 即便費心思量, 常常也不明其所以


能讀的就只有看得懂, 用明喻的詩罷了. 悄悄地揣測詩意, 滿足於反覆吟的韻致. 當然應該是風花雪月, 樓閣繡幃; 無悔的青春, 年少的歲月; 無解的相思, 綿綿的繾綣...也許是囿於既有經驗, 馳騁沙場或縱橫天下, 評論時事或諷喻政治, 從來都在想像的彼端, 不能內化為自己的一部份. 淡淡幽遠的詩卻會在不經意間脫口而出. 想到海, 想到穹蒼, 像張愛玲在傾城之戀裡寫的: 一堵讓人想到宇宙洪荒的牆, 從而想到死生契闊, 執子之手, 與子偕老.


有時想想, 我的喜好詩無寧是和一些影片有關. (又來了, 圖畫式的image總是凌駕文字之上)我喜歡劇中投契的人們, 不約而同吟誦同樣的句子, 喜歡聽到他們說著某某十四行詩, 光是'抑揚五音步'這樣白描的文字都讓我覺得詩意漫漫. 看到"謎情書蹤"裡酬作唱和的詩人和摯友, 人無端風雅起來.


有些古詩讀來總讓人覺得纏綿不盡, 餘音繚繞. 文字質樸, 情感深刻而不濃烈. 只要忽略那刻意引申的箋註, 寫情寫意都撼動人心.


所以還是從情詩著手吧, 試試可不可以度測詩人的深意. 案頭的Emily已等待許久了 (啊, 詩集不會恰好別著一朵金線菊吧)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