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前的某一天,Lydie從美國來電話,有事要我幫忙;講過電話後,Jane接著同條線和她聊了許久,咭咭咕咕笑個不停。掛完電話後,她說她們決定告訴我一件事,因為擺在心裡許久,只有兩個人自己得趣,忍的好難過。


於是就在從美國旅行回來後都快兩年了,她們才告訴我,上次由美國回來時的機位,並不是因為太晚確認被迫延一天,而是她們要讓我多留一天,故意改班機的。難怪她們對我說時,彼此對視,笑的很古怪,之後每次兩個人通話也老是笑個不停,原來我這傻子被耍了兩年還矇在鼓裡,不明究竟。


這次去美,機位雖難得,畢竟還是拿到了,只等簽證拿到就可開票。閒人我照舊工作掛網,不理瑣事。簽證面談前,Jane來電話,說她們改了班機回程日期,又多延一天。本來是打算先斬不奏的,因為想到這次情形不同,而請的日期特別,大家都是努力把假排出來的,還是先告訴我,以免萬一耽誤公事。其實公事還好,只差一天,影響不大。只是,再一次的,我又是被矇在鼓裡,生死由人。(不管事的人大概皆如此吧?我想。)


結果就為了這麼一更動,待得我們取得簽證想要開票時,旅行社說已經沒位子了。沒位子?我們原來的訂位那裡去了呢?根據旅行社的說法,機票訂票作業沒有所謂的更改,任何更動或修正,都要取消前一個訂位資料,再新增一筆後來的,或說正確的訂位資料。我們保留在簽證日期後開票的要求,隨著他們取消前一次訂位的作業而不見了;更動後的新訂位資料,並沒有把這個要求同時寫進去,因為過了開票時間,機位就被別人捷足先登了。


這些消息當然是事後才拼湊出來。知道機位被取消的當時,三人都如冷水從頭澆灌而下,拿到簽證的喜悅、就要見到老友的期待,難道就此落空?


因為幾次三番聯絡,旅行社或航空公司都不接Winnie電話,只好請Jane出馬聯絡;我也不敢再做閒人,趕緊打電話給在旅行業的友人幫忙訂位。不敢再挑航空公司、不敢想省錢、不再要求直飛… ….但是就是訂不到-至少沒有三個機位。為了保險起見,不是同班機的位子也訂了,焦頭爛額地忙成一團;因為三個人一起聯絡,又怕double booked被航空公司把訂位給全數取消,想到自己此時真像Amazing Race裡的一隊啊,可是笑不出來,緊張到幽默感全沒了。


一路聯絡到晚上七點多,Jane來電說搞定了,事起突然,我們還遲疑的不敢相信。真的嗎?真的嗎?問個不停,恨不得讓旅行社馬上把票開出來-管它有沒有超賣,可以上飛機,站在廚房裡也可以!


第二天,旅行社一上班我們就緊迫盯人,實在很害怕那個環節又出錯。終於拿到刷卡單、終於收到電子機票的收據、終於可以放心了。


(呃,話說太早了。為了不讓新娘失面子,總不能蓬頭垢面的參加婚禮。讓我們開始煩惱dress code吧. )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