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浪和部落格一樣,總是網網相連、浪浪相疊。前些天從一個噗浪客點過一個噗浪客,突然發現有位叫「暴坊將軍吉宗」的朋友。我家有一段時間定時看這齣日本時代劇,(其實我們從錄影帶時代就開始看了。)我想,這會不會是和吾家有共同觀影經驗,甚至於可能有類似的家庭背景的人?結果點進噗浪一看,竟是位僅僅27歲的男生。這麼年輕的人,也會看吉宗哦?

 

這位朋友的噗浪名稱訂的是「余の顔見忘れたか!」(忘了我的臉了嗎?)我才一看就忍不住笑出來。『暴坊將軍』戲裡的壞蛋,通常是朝臣或是各諸候國在京的大官。這些人雖有機會覲見幕府將軍,述職回事,但通常不敢直視將軍。宮殿裡榻榻米甚是寬綽,將軍所坐那一室,比前面排班的朝臣跪伏的部份還要高些。戒慎恐懼的大臣們,連離開都得彎腰後退,抬頭機會不多,不過常進城,總是有機會看到臉的。

 

戲裡的吉宗深愛微服出遊,假裝自己是個沒落旗本的三男,鎮日似乎遊手好閒。常會發現一些壞蛋欺凌弱小,仔細訪查後,又會發現小惡棍原來都有大官們撐腰,最後都得自己出馬剷奸除惡。抓到壞蛋後,他會訴說罪狀,因為對方為官,甚至還給對方自行切腹的「禮遇」。(真的,可以切腹而非受刑,這是禮遇了。)被要求自裁的壞蛋多半以為來了個神經病, 根本不予理會。然後吉宗便會罵出這句「余の顔見忘れたか!」,然後壞蛋們便在庭院裡跪了一地。可是即使認出來者就是將軍,但為求自保,壞蛋們最後總是想乾脆殺了將軍,反正一不做二不休,他會大聲叫出自己的家臣武士,然後大家開始砍殺。

 

這齣時代劇的一大賣點,就是飾演八代將軍吉宗的松平健,持刀與各武士對招的部份。他會抖一下他的刀,除了讓大家看到德川家的葵紋家徽,也把握刀方向由刀柄換成刀刃 - 刀柄只會傷身、用刀刃表示開殺戒。我看到這位噗浪朋友的用戶照片,是在每集電視劇末大開殺戒的最後,吉宗吩咐屬下兩位忍者的命令:「制裁!」 的臉部特寫,再次忍俊不住。戲裡的吉宗只殺小咖,二三十人幾乎都是他對付,但對朝臣則保持將軍身份,由他的忍者動手,因為那算是制裁。

 

這部時代劇和另一部更長壽的時代劇『水戶黃門』,都是我父親很喜歡的電視劇,尤其前者,重播到我都能背出情節了,他還是每播必看。我們甚至跟著劇中人物,直接稱呼松平健為「U-E-Sa-Ma」。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原因,我和April連去東京,都要去歌舞伎町瞧瞧,去京都時,還想去看東映太秦映畫村,(類似中影文化中心那種地方,一些拍時代劇的街道和用具。)但因為去想去的地方太多而作罷,到現在April還時常念著惋惜著。

 

和Jess去京都的那次,住的大阪難波飯店附近,就是大阪的歌舞伎町。我行前並不知道,也未注意,而是住進飯店後,入夜時分,繞著一個購物街散步時,赫然發現松平健在當地登台。我興奮地拿出相機,照了一張有他的海報 - 其實實在模糊難認。我想我的朋友可能到現在都還不明白,看到那個歐吉桑有什麼好興奮的?

松平健.JPG  

現在想想,所謂的共有經驗就是這個吧?比如,與好友同樣熱愛「娃娃看天下」裡的娃娃,常常不用多所形容,簡單一句漫畫裡的話就夠了。家裡也是,Alina小時有個習慣,坐在大人旁邊(通常是我),一手都會放在大人大腿上。我們當時也叫她「U-E-Sa-Ma」,誰讓她和將軍一樣,坐著就坐著,為什麼還得有「臂擱」啊?

 

延伸閱讀:因為有朋友搜尋吉宗,所以我反點回去,發現「旅的火車頭」這篇文章。為江戶 (hahaha) 代言反詐騙的將軍,實在太好玩了。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Jessica
  • 就是嘛
    這麼長還用噗的

    從來沒看過
    所以和 Jess 一樣
    無法領會其中奧妙
  • 我就說這攸關個人經驗咩!
    是以看到年輕人也知道,
    真的很訝異.

    ~ 是因為要寫文才把噗又擴充啦! 呵!

    voyagefeb 於 2009/07/30 20:45 回覆

  • 大翅膀
  • 前陣子很迷看日本的大河劇,
    看來這種歷史劇是老少皆宜啊!哈哈~
  • 其實大河劇我不算真正看過,
    倒是這種演不完的時代劇有看.
    但也不多, 就是文中提到的兩部.

    很久沒再去日本了,
    上回去京都時(2004吧)
    水戶黃門仍在播映中,
    大概有20年了吧?

    voyagefeb 於 2009/07/31 17:44 回覆

  • sarahliu88
  • 還好不是海嘯!

    Jessica + 1!

    真的是噗寫不下,
    乾脆成文算了!
    怎麼連版面都換成和噗一樣!
    閣下真行!
  • 真的是想說碎念嘛, 用噗就好.
    被Emma一說懶, 所以搬回來.
    (而且當初沒給人家放連結, 也不禮貌呀)

    既然要寫, 只好再加些廢話讓它像篇文囉.
    hehehehe.......

    ~ 我原就打算讓兩邊的圖一致,
    想想蠻無聊的. : )

    voyagefeb 於 2009/07/31 19:28 回覆

  • emmasagi
  • 考試終了的鈴聲響起,還有最後一個同學振筆疾書。不甩監考老師的臭臉。當同學緩緩交卷時,對監考說:你記得我的臉嗎?
    不記得。





    那同學翻了已繳試卷的中間,把自己那份插了進去.........

    最好你是不要記得我的臉!
    哈哈哈!
  • 不記得我的臉, 是吧?

    制裁!!

    XD

    voyagefeb 於 2009/08/03 16:28 回覆

  • emmasagi
  • 是要自己切腹嗎?

    可否用插花代替? 我是馬諾林的鄰居。
    .
    .
    .
    .
    .
    .
    噗~
  • 得是馬諾林本尊才能插花....

    話說回來, 還讓妳切腹咧,
    等我把那兩個忍者叫回來再說...... XD

    voyagefeb 於 2009/08/04 14:0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