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我把入夜的情緒,
旗語地, 招呼向疲倦的天空
你黃昏的身影,
便鴿子般, 安詳地 落下來
落下來

冷的季節 應有小雪
來訪我清冷院庭
然輕叩門地 竟是羞怯的雨意呵
曳髮如絲
佇在青石階上
腆腆的 不知如何開口問好
而我實在不該酒醉
如此便不能與你多談摩詰的詩
但我們仍可論及李白
論及夫子前的一段古典
呵呵 所謂蒼蒼
是我們的髮入冬後的景象

松枝 三更時 枝枝焚出眼淚
熱烈想念 京城內宮闈的高深
然後我們烹煮白石
然後薪殘焰冷
你緩緩的說 這種貶謫
在臘月裡 原是常有的

               - 江任飛
~~~~~~~~~~~~~~~~~~~~~~~~~~~~~~~~~~~~~~~~~~~~~


詩的作者筆名江任飛, 寫作當時還是一位高中生. 到現在也還不能完全明白他要說的是什麼. 只記得當時愛上那樣錯落排列的字句--自己無論如何寫不出, 只能捧著這些詞句, 讓自己稍稍浸淫在不是那麼格律的詩意中. 其實這個作者還有其他詩作的, 但這一首, 或許是首次見到一個一樣在學的人的作品, 或許是有一種清冷的感覺, 大概默默誦念多次吧, 竟然埋在潛意識裡. 這麼多年過去了, 這屬於年少的記憶, 不知為何在午後的書頁翻動間浮現.

詩題已經忘了, 詩也記得不完整--末段幾乎全忘了, 今生也不可能再找得到. 當時出版的刊物早已停刊, 而我也渡過了不知凡幾的'冷的季節'. 那時刻了生平第一顆章子, 為了領生平第一份稿費. 不記得怎麼運用這筆錢--總之不是像張愛玲一樣去買隻口紅, 也不像張母建議的那樣把它裱起來. 只記得文章沒寫多少, 卻把很多時間花在想筆名. 記下了一堆即使每篇稿子都用不同名字投遞也用不完的名字. 青青的年紀裡沒有大志, 看到刊物上有幾個從自己筆下出來的鉛字, 看到和自己喜歡的作者出現在同一個頁面上就已滿足.
日後竟會遇上一個自稱認識這作者的人, 實在讓人驚異莫名. 好像和一個相識卻從不相見的人有了一絲絲的連結. 謝過了楚天(或是唐風, 那人也有不止一個筆名)好意要介紹彼此認識的提議., 還是讓自己的感覺帶著想像讀詩吧!

詩句一如散置的文字, 和讀時的環境氣氛事件都相關. 排列的或許是作者的詩句, 吟唱的卻是自己的心緒. 當雨曳髮如絲, 在朦朧的'青石街道晌晚'. 回憶翩翩掠過眼前, 塵封往事翻倒在咖啡杯間......

微陰的午後, 也許不應該聽Nat King Cole.

And then, someday, they may recall,
we are not too young at all.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