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說是專程去 cycle, 不如爽快點承認是為了那杯熱咖啡. 工作中其實沒有不能暫時出門的限制, 然而總是不太敢亂跑. 更何況, 電梯就在人來人往的甬道上,碰到的人多少會打招呼, 難道要對每個行經的同事放錄音帶似地解釋去處嗎? 


可是去 cycle 就很名正言順囉! 出門後朝右去銀行, 換回磁帶, 回答行員幾句諸如:「以前不是一位先生來嗎?」, 或「咦, 妳同事還在休假啊? 怎麼這麼好!」之類的話. 和他們道過再見後出銀行門, 再次朝右手邊走. 選一家咖啡店, 帶回一杯濃郁無甜度的熱咖啡, 剛好順時鐘方向在這個block走一圈.

 


 

最近午後多大雷雨,約莫中午休息時間一過,天色就準時轉灰, 漸次變深, 然後就聽到身後玻璃窗上, 滴滴答答的剝豆聲. 窗玻璃上左上右下的斜拍雨滴, 排列整齊, 映出窗外建築, 有點像秀拉畫上的分色點描. 只可惜風景不夠美麗, 主題永遠是別人家雜亂的屋頂. 天氣晴時藍燦燦的天空, 在雨中只賸下灰濛濛一張苦臉。 



然而在雨未變大, 或雨漸變小的時光中, 捧著一杯熱咖啡, 從桌前紛亂的文件中暫時抽身, 看向細雨的目光失去焦點, 眼神有些渙散, 思絮開始天馬行空. 於是那窗框裡, 人家的屋頂化身山形牆與突出的樓閣, 被一千顆雨滴集聚成畫, 以一種難以言喻的輕緩筆觸. 於是咖啡杯上氤氳飄著的煙氣裡, 人漸淡出. 一寸一寸地, 消融到畫中.




   有人說喜歡, 因而從"碎碎念"升格至此,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