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是相信灰姑娘的故事。


年歲已長,承認這點除了傻氣和勇氣之外,還是很不好意思。喜歡這類型的故事,不完全是那種有朝一日,鯉躍龍門的癡心妄想,可是善有善報,終會碰到Mr./Miss Right的意念,特別是夢想成真的快樂結局,總是讓人比較樂於接近。在一些灰色有雨的日子裡,藉以假想陽光,跟自己說,風和日麗的人生是存在的。


因此類似的故事百看不厭。


迪士尼的經典卡通不用說了,當時的人物描畫十分精緻,Cinderella進皇宮時,衛兵偷看的眼神、與王子在花園共舞時,王子下階梯的墊步、匆匆離開皇宮前,隻手微舉的驚慌神態、自「美女與野獸」以來,再也看不到的美式美女……大概是第一部蒐購的卡通片吧。有一次和April不經意哼出Sing, sweet nightinggale, high above me的句子,因為歌喉實在很差,母親說我們兩個正像故事中練唱的兩個壞姐姐。把自己年高的媽媽都洗腦的知道歌曲所出,再加上被取笑的內容,和April好高興,老是拿來自嘲。


『A Cinderella Story』算是比較接近現代的灰姑娘,高中校園式劇情的YA片子,稍稍帶有卡通式的誇張。內容當然不出原有童話的「版型」,為了Cinderella這個字就順便看了。惡有惡報還是大快人心,但主要樂趣在比對劇中演員誰是誰?


是不是要把『『Cinderella Man』這部片子包括進來,我原先稍有遲疑。也許同類的故事不必定要有兩個壞姐姐、也許惡劣的環境才是真正的後母(刻板印象中的)、而劇中人物也算苦盡甘來-但是男的灰姑娘?原本對拳擊題材的片子興趣缺缺的,但是沖著Russell Crowe 和 Renée Zellweger, Cable上映時還是看了。嚴酷的冬天、港邊擠著想搶個勉強可以糊口的工作(想到一些圍牆上, “粗工”及電話的字樣)、雪深深的下著,小孩病了,沒有錢買煤……有時不免懷疑到底這樣可以撐到幾時?或者應該問,到底要不要撐下去?看到Russell劇中的經紀人家徒四壁的樣子,再怎樣也要把門面妝出來,再怎樣也要為自己的拳手找到比賽及收入,有一種深深的感動。


『Pretty Woman』是擺明了說童話式快樂結局不可能,但又以「騎士拯救高樓的公主」為結的片子。我喜歡那個沒說他們會「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的結局:有懼高症的王子Richard Gere爬上消防梯,找到 Princess Vivian時說:now what ? 而Julia Roberts的Princess Vivian回答:and she gives him a kiss. 原名Three Thousand Dollars的這部電影,原本的結局並不是happy ending的。然而何必在「夢工場」裡把它說清楚呢?我相信每個想到劇中人物不會有長遠美好結果的人,不需要又一部片子來印證他們的想法。


覺得『The Prince and Me』前半部舖陳太多,以致轉折處說服力有點勉強,而且讓結尾失去力量。但是我自從『10 Things I Hate About You』以來就很喜歡Julia Stiles, (題外話: wow, 她要演The Bell Jar耶)所以每次cable重播時,還是會守著電視盒子看下去。印象中,Julia的角色都很堅強自主,聰慧而獨立,就像『Mona Lisa Smile』裡一樣(哈, 還兩個Julia呢),有自己的看法,選擇自己想要的路。在『The Prince and Me』裡,灰姑娘變成王妃,王妃又選擇回到灰姑娘的世界;原本應該可以有更多的後續可以說的,可是,我想觀眾還是有種只要王子公主誤會冰釋、困難解決,就是落幕時刻的預設立場。





至於『Ever After』,則是目前為止,同類主題裡我最喜歡的改編電影。原因無他,除了童話故事裡應有的架構與元素一樣不缺,也有非常重要的happy ending 之外,這個灰姑娘愛看書、獨立,而且一天到晚在拯救王子,這個性格型塑鮮明又超脫窠臼的人物,讓我十分喜愛:迷了路要她爬上樹巔去找、落入吉普賽人手中,靠她用計脫困、連自己被綁被賣,也靠自救,不求他人。這應該不是童話的原貌(哈哈哈,格林兄弟被叫進宮去關切一番),但是一個完美結局的故事,想來其中人物應該有outstanding的性格。所以明明應該是舞會時才初次見面的兩人,卻早早地認識了;明明說的是相識期間的種種情事,片名卻是Ever After。在我看來,正是因為Danielle這個人的性格,所以幾乎可以斷定他們一定會happy ever after.


Happy Ending,為什麼不?


2007/07/31 讀推理莎士比亞, 這幾句剛好和想法契合, 註記在此: (p125)

『...這些戲劇的引人處, 部份在於明知現實, 卻不禁止情侶享受當下的快樂和對未來的樂觀. 莎士比亞一點也沒有想說服觀眾這些情侶的婚姻會是例外, 相反的是他們剛好是上述公式的例子. 觀眾被邀請進入愛情的魔術圈, 明知道這只是短暫的幻象, 但至少在劇情的當下, 仍然可以樂在其中.』

創作者介紹

Voyage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