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是在『長腿叔叔』的書上讀到的。茱蒂正在補強少年時期未讀的書,那時正讀著史蒂文生的遊記,寫信告訴長腿叔叔說「世界這麼大,好想戴上帽子,抓起雨傘,即刻就出發探險去。」


我以為我有同樣的想法,或許也有同樣的衝動。不看看這個世界怎會甘心呢?讀過三毛訴說在北非西屬撒哈拉沙漠裡的點點滴滴,當初所引起的流浪風潮,牽動的一定不只我的心弦吧?把自己放到一個如此偏遠的地方,天蒼野茫的遼闊、天地間似我一人的獨活,一直在學業和工作間渡日的人實在豔羨。


和Rainer一家在Mainz搭上遊船,預計一路隨萊茵河而下。河上的風在船離岸後大了起來,追逐日光的歐洲人全都無動於衷,只有我們一行人紛紛從袋裡翻出外套穿上。弟妹心細,帶了兩條絲巾,兩個小朋友的頭頸都被包起來,絲巾尾端飄在風中,斜看過去,再襯著船尾的白浪,幾幾乎是「尼羅河上謀殺案」的鏡頭了。我們繼續往南,經過河口過往收稅的池中島,心裡想著就要看到「羅麗萊」。


兩岸是連綿的山,滿是葡萄園。山頭上隔不多遠就是一個古堡,多到後來我們不再驚奇,連呼喊的興致都低了。大概因為我們是船上唯六的東方面孔吧,樓梯口上來一個黑髮的清秀女子,直接往我們坐的方向走來。實在是巧遇,那位美麗的小姐也來自台灣,孤身一人到歐陸自助旅行,買了歐洲火車聯票四處去(聯票遊船也可以用)。才聊了一會兒她已經去過的城市,就到她要下船的地方了。那是個出名的葡萄產地,她說她想要去見識一下釀酒的古堡,隨後就要在當地轉搭火車往下一個目的地。年紀甚輕,背包很小,一派從容。我們對著船橋上的她揮手,一起目送她離開。這一站上下船的遊客很多,沒多久就看不到她的身影。每次回顧這個邂逅都深深覺得,即使歲月倒流,渴望出遊的心依舊,我都懷疑自己有沒有這樣起而行的勇氣。


『電子情書』電影中的Kathleen有一封給Joe Fox的信是這麼說的:

I lead a small life. Well, not small, but valuable. And sometimes I wonder, do I do it because I like it, or because I haven't been brave? So much of what I see reminds me of something I read in a book, when shouldn't it be the other way around?


當遲疑地不敢踏出步伐時,我時常想起這段話。然而,我依然不是個勇敢的人,依然顧慮多多。所以只能是to-be-a-voyager, 把一些希望放在格子裡,提醒自己,或許也順便可以收集勇氣?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