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Jane的護照夾上有兩張圖樣相同,顏色相異的貼紙。之前去法國時曾看到,還以為與航站或海關有關,一直也沒細問。到Huntington Library買票時,才知道那是Huntington的門票,給人貼在胸前的。Jane拿出護照夾貼上第三張時,賣票的義工老太太好高興:啊,妳多年以前來過了!


同行的朋友一直都很喜歡Huntington的花園和圖書館,每見有人要去南加州就推薦;我既然來到附近,住的旅館離那裡又只要不到十分鐘的車程,怎麼可以錯過呢?而她們兩位也很想再度舊地重遊。Jane的好友Ariel熱心地接送我們往返,在Pasadena的第二天,我們因此有個非常愜意的花園遊逛。


原本打算這種在庭園走動的計劃,要安排在參加婚禮之後的,以免曝曬過後面容被毀,參加婚禮時不好看;可喜南加州正值早晨氣候多霧的時節,霧氣過午才會消散,那時我們早該回旅館妝扮打點,不多不少的時間,正好逛花園。





Lydie在來旅館訪我們時早就提醒,若要去Huntington吃午茶得及早預約,因為茶屋很受歡迎,幾乎每天都是客滿的。但我們才剛抵達,當時己又已近午夜,顯然來不及預約。於是買票後一進花園就先到茶屋訂位-位子是有的,但若不是當下,就要等到下午兩點半以後。雖然午後恰恰是喝茶的時間,但也恰恰是該回旅館的時間。結果兩位好友為了我,不計才剛在旅館吃完早餐,還是陪我進去喝茶了。





若把在餐架上的點心說是茶點,那就形容的太客氣了。除了各式各樣的一口三明治、小蛋糕,還有許多冷熱食和水果;而桌上在客人就座時,就自動擺上一籃英式小酥餅(scone)和迷你罐果醬。如果午茶都像這樣子,誰還吃午餐呢?可是我們一時只能看,胃納量還沒有空出來。侍者推薦了一味某種莓子**的水果茶,甜中略帶酸味,完全沒有茶澀味。難怪她要說,我們也有「平常」的英式早餐茶和下午茶,但這個妳們一定喜歡。


倒出的果茶帶點深紫的顏色,鼻息則一直受到茶香的誘惑。品飲時,濃郁的芳馨沁入齒頰,或許那莓果吸飽了南加州的陽光?抬眼看到格子窗外的園圃和花朵,又覺得自己是在英國鄉間,園藝的工作告一段落,歇息一下,來一杯自家製的午茶,邊看樹影在大石砌成的步道間移動,一邊打諒著剪枝玫瑰花。


這是喝茶時的虛想,不過外面確實還有不同主題的花園待我尋新,不能把時間都留在茶屋裡。玫瑰園裡有許多品種不同的花,我因怕花香不敢「身入其境」,只看栽種在靠近外圍的。色色不同、名稱各異,光看名字再摩想比較花蕊,十分有趣。不過,正因「玫瑰即使叫做其他名字,也不減其芬芳。」不能再靠近了。





兩位朋友都十分鍾意日本花園,也實在整理的雅潔文靜,竹徑木棧,曲橋石燈,甚至還有一處簡單的枯山水,數十盆造景盆栽。不過因為我深愛京都景致,所以覺得日本花園得其形矣,神卻未必(也不可得吧?)。但是那種具禪意的東方風味,還是在植物和屋舍的安排間,若隱若顯。





然而最吸引我的,還是大片草坪、樹下長椅、藤蔓迴廊,翠葉間不時出現的小徑,錯落排列的雕塑,溫馨小巧的涼亭。那是種可以晨昏散步、月夜徘徊的環境,可以帶本書消磨一個下午的庭園-事實上這裡本來就是富豪Mr. Huntington的私人捐地,園內的美術館原是他的宅第,美術館及圖書館內,原來都是這位收藏家的私人收藏,近年來捐獻的人更多了,園區也繼續擴建與修繕。園中許多工作人員都是義工,我猜,應該也是捐贈人。


圖書館正在展出一系列英語系文學的起源與流傳,在靜謐而稍陰暗的館內(為免書冊受損,燈光及溫濕度都加控制),看到自西洋文學史裡讀到的重大事件與名家依序排列。位在中間玻璃櫃內的古騰堡聖經,應該是借展吧?紙色泛黃,字母印色有些暈染,觸目是歷史的軌跡。看到介紹西方印刷剛開始的畫片,就是自己曾下載欣賞的藏書票,有點莫名驚喜。館內挑高,二樓沿牆成口字形排列著的,是成排的玻璃書櫃-該有多少冊呀?那些書。隱忍著更莫名的驚喜。





出門在外總會試著找書店,這次知道時間短,並不奢望有此餘裕。結果就在園門口的禮物店裡發現許多書籍,大喜過望。戰利品是一組藏書票,一本以JA為封面的記事本,還有一本側寫JA的書。其實店裡以園藝書籍為多,一些小玩意兒也是以這個主題做設計。但我原本就沒有綠手指,縱然看了書,大概也無法栽出一株小小的花朵。也罷,Truly, I never wanted a rose garden。



** 哎,字尾以berry結束的莓果那麼多,誰搞得清呢?
對我這種小氣鬼來說,茶屋更棒的是桌上的小酥餅和果醬可以帶走-侍者還提供塑膠袋呢!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