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婚禮,總是想到「妳是我今生的新娘」(Four Weddings and a Funeral)這部電影。習性使然,劇中Hugh Grant那對兄妹,每參加婚禮必是匆匆忙忙。雖然笑點很多,我們還是深以為戒。無奈,真的不用擔心會不會遲到-因為一定會發生的。


若說女人打扮花時間,我想那只是部份人而已;但說女人出門準備多動作慢,嗯,至少我們突然變成其中之三。話說行頭在放進行李箱時已然確定,更沒有一整個衣櫃的衣服讓人三心二意,可是我們仍然讓來接的朋友在朋口等了一會子。原本都是快手快腳的人,所以一直覺得時間充裕;但是配件鞋子提包等等,又花了些時間。Ariel的男友笑說,以三人得共用浴室的情形加以考量,我們不算遲到啦!


Lydie婚禮的場地在River Center and Garden, 是個非常漂亮的花園餐廳,因為太搶手了,據說今年裡,每個週末都已被預定為婚禮場地。新人看了許多地方,包括我們住的旅館在內,還是覺得River Center最漂亮,可是週末的時間都被訂滿了,他們因此將結婚日期提前一天到週四。婚期遷就場地?還好不是篤信看日子好壞決定一切的人。




行婚禮的地方有兩處,印度式婚禮在室內,一些工作人員正在安排和裝飾要舉行儀式的場地;西式婚禮在戶外草坪上,賓客的座位已經排好了,中間留下的走道舖上鮮花瓣,兩側還有極盛開的繡球,翠綠的葉子托住紫紅的花,不像一般國人辦喜事那樣紅通通一片,但就覺得很溫馨。現場有四人室內樂配置的演奏,清朗的天、美好的音樂,六月婚禮的氛圍令人陶醉。


早來的賓客三三兩兩寒暄著,我們特地到新娘休息室去問候。坐在房內的新娘並沒有「專心」休息,反倒仍擔心著儀式等諸多事情,偏偏被問的小伴娘也不知道安排的細節和進度,我們更是首尾不知,穿著白紗的人似乎快要坐不住了。人有掛心的事情大概怎麼勸都沒用,叫她放輕鬆,講講話又問起別的事來。開始懷疑這位優雅的朋友,會不會是我朋友中穿著婚紗,卻到現場指揮大局的第一人?



證婚的牧師是女士,首次見到,十分好奇。和Lydie家人道過恭喜後,西式典禮就要開始了。四對伴郎伴娘依序而進,兩位小伴娘在後,花童們一路灑著花瓣走到牧師站的地方,擠在伴郎伴娘的行列裡,不想離開。新郎的母親穿著金色紗麗,挽著新郎進入會場,站定後,結婚進行曲響起,我美麗的朋友挽著父親的臂膀,笑容甜蜜的慢步前進。


牧師沒講什麼大道理,提了一下一對新人的相識過程,說了一些有關家庭、責任、互相扶持之類勉勵祝福的話,(幸好沒說那些「若有人認為新人不該結婚,在此出聲,否則永遠噤語」之類的話)。電影中看太多了,真實生活裡並沒有那麼戲劇化,誓詞由伴郎之一,而不是新人自己來發表,才有點意外;小伴娘朗誦聖經哥林多前書「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的詩句,在牧師的福證下,新人交換戒指,溫馨簡單但信誓貞定的婚禮就完成了。


另一場印度式婚禮的場地因為印度音樂和薰香的關係,增添了許多民俗風味。印度牧師太太一邊準備,一邊請大家就座,一邊還說:相信這是你們許多人都未見過的儀式。不但沒見過,儀式全程都使用古印度文,得由牧師一句一句教說,大概也是少有的吧?若非新人們印了儀式的過程及它各自代表的意義的小單子,我們大概不能真正領受印度式的婚禮,只會看到表面繁複的儀節而已。


說起來,古國習俗有點大同小異。在印度式婚禮中,新郎是登門來求親的男子,新娘的父親有許多他的身家問題要問、許多照顧女兒的要求要提、許多祝福的話要說;伴著鮮花、聖水及燭火,一一交待給來娶親的男子。聽著Lydie父親一句一句地講著古印度話,聽著新郎以古印度語承諾著,雖然實際上說些什麼在場大概沒人聽的懂,但就是有種感動,有種就要將女兒嫁出的不捨,有種深切的祝福。





喜宴位在River Center and Garden的另一端,樹上裝飾著小燈泡,場中央的水池裡還有噴泉,DJ選了契合的音樂,吧台開放了,拿著酒杯和小點心的賓客各自成群,衣香鬢影,言笑晏晏,感到有種歡鬧的氣氛正在醞釀。我們的桌次靠近主桌和旁邊台階上的結婚蛋糕,還直接面對舞池,視野可謂最佳。不知道是不是戶外暖氣給人的錯覺,瓶花的芳馨和著薰風,池中粼粼閃動的燈影,未央的夜若夢。


新郎和新娘才踏進會場就有人鼓掌吹口哨,開舞之後更是鎂光燈閃不停。第一個伴郎致詞幽默但還算中規中矩,第二個致詞的伴郎是新郎的妹婿,說他以一樣身為與Goshtagore成為一家人的身份,要給Lydie幾個與夫家相處的建議,風趣至極,客人們笑不可抑。什麼每天活動滿滿,十分充實啦、在這個家裡最重要只有一個字,就是食物啦,等等等。在大家還沒開始跳舞前就炒熱氣氛。


DJ選了許多印度風的音樂,大家都下舞池學跳印度舞。Lydie的父親興致高昂,幾乎每首曲子都下場;自己跳舞不打緊,還一定要大家共樂。賓客們經過他都翹起大姆指,稱讚他不但印度舞跳的好,印度話「講」的更是好,老人家好高興,滿面春風。


Lydie準備丟捧花時,我曾一度被Jane拉到前頭去。年輕的小姐們那麼多,害我好窘。不過看起來在場的未婚小姐們並不是那麼想婚,完全沒有往前搶的感覺;倒是丟garter時,未婚男士們很配合的演了一場推擠的遊戲。一對新人都不是很外放的人,新郎竟然將婚紗只提高到新娘小腿處而已,哎,不夠精彩!搶到garter的男士倒是很愛玩,他和接到捧花的小姐原是舊識,當場配合DJ刻意製造的樂音,一拍一動地,把接到的garter套到小姐的腿上。現場笑鬧一片,好不開心。


晚宴很豐盛,甜點正是據說要特別預定才有的結婚蛋糕,已經很飽足的我還是嚐了一回那甜蜜的滋味。夜漸深,賓客逐漸離去,我們向新人道別,祝福他們幸福美滿。光害的緣故,其實並未看到星星,卻一直覺得天空燦亮著,僅僅閃著的那一顆,大概是出國前,傳說會出現的金星吧?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