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次去美國,出門前都是匆匆忙忙的。行李雖然都已整理,但是當天總是有一些突發狀況,讓原本還算充裕的時間,變的趕趕趕。我是緊張型的人,很容易擔心和設想些很糟的情形,在可以從容以對的時候就很會自己嚇自己了,遑論有事耽擱,不照計劃來時?常常是在胃不舒服的情況下到機場的。


多年前首次赴美,午夜時分的班機,算來還可以好整以暇地在下班後回家,先洗個澡、檢查一下行李,悠哉悠哉地到機場去。結果事與願違,有個同事就在下班的那一刻電腦操作錯誤,於是急著幫忙調帳改資料。同行的朋友在回家的路上打了幾次電話來催;弄錯的人雖頻頻抱歉,卻又不記得自己到底做了什麼,次序如何?又急又要告訴自己不能急,深怕匆忙中越補越大洞;耳邊已有大白鯊要靠近的音樂響起,腳不安份的如熱鍋上的螞蟻,腎上腺素讓手開始發抖──還好終於一一擺平。


急的時候總覺得時間過的好快,但其實也還好。要送我去機場的小弟特地早早下班回家,已經等了好久,速速洗個戰鬥澡,換了輕鬆衣褲,車子也沒開多快,依然在預定的時間到機場。可笑的是催我的朋友在來時彎錯路,反而因為繞一大圈而最晚到。幸好那時沒什麼提早到機場以備檢查的規定,yeah!出發找Lydie囉!


這次去美所以難安排,就在大家月底都不能請假。出發當天,在公司帶著同事操作各項月結帳的作業,到得我非離開不可時,那邊廂的朋友還在她公司裡因數字未定而結不了帳。這次換我在電話中催她-明知催也沒用,但還是要催給她老闆看,什麼節骨眼了,早早可以決定的數字還在那裡拿捏不定?再這麼個蹭下去,她一定會來不及的。


而出門攔計程車的我,也還是有點放心不下。有個作業執行了好久,遲遲沒有完成的訊息出現。同事和我共事許久了,明明看的出我很緊張,竟然還開玩笑說,如果作業有問題,他會打電話給航管局,就說我帶了違禁品,怎樣都要把我攔下來。幸好結帳順利,在去機場的路途中,每完成一項作業,同事就會給我簡訊,以便我掌握進度。在到達機場前,收到作業全數完成的訊息,終於可以安心上飛機了。Yeah!再次出發找Lydie囉!


*** *** ***

出發赴美前,和Winnie正好讀到勇敢的台灣阿嬤那篇文章,下機要排隊進海關時,Winnie提醒了我,就那麼湊巧地,我們剛好排在那位阿嬤被拍照的地方。隊伍還蠻長的,有很多從中美洲北上的旅客,想起勇敢的阿嬤,為自己有機會讀書識字既感謝又感慨。


雖然不是一家人,Winnie在過海關時還是向官員提出可否一起interview的要求。那官員招招手把我也叫到跟前,問了我們此行的目地。除了這個制式的問題外,講的不外是妳們從何處來,不敢相信妳們還是單身之類的閒聊。他的姓很奇怪,我好奇問了下怎麼唸,於是知道了一些該官員的祖先和歷史,嗯,他有四分之一的中國血統,但族裔算是韓國人。


邊聊也沒閒著,要按左右手食指指紋,還得再照張大頭照。官員順口要我們的登機證-登機證?這東東下了飛機誰還留著啊?我們開始翻提袋,好不容易才找出來。終於在官員問何時可以再見到我們的問題後,結束過關訪談。Jane已在外面等待許久,以為我們被刁難還是什麼的。拿了行李準備排隊過另一關檢查時,才發現我們拿回來的登機證上有官員的電話和電子郵件信箱。排在我們後面的人一定恨死我們了。


來接機的是Jane多年的至交好友,可憐她已在外被罰站了快一個小時了。班機遲延、排隊又久,還多了和官員閒聊的小插曲,時間拖的超過預期。Jane原來還在拚命想辦法打電話聯絡朋友,無奈在機場裡,漫遊雖然抓到了,可是一點訊號也無。結果出關後,一抬頭就看到她的朋友在揮手,Jane一路歡呼衝到門口,久未相見的兩人擁抱久久,我也跟著紅了眼眶。


到旅館還有一段距離,Ariel特地繞往市區,讓我們看看LA downtown的樣子。不過下班後的市區人煙俱無,會出現一些流浪漢,因為安全可慮,一般當地人是不會逗留的。Ariel一邊向我們介紹週邊,一邊討論著未來三天的行程計劃。其實什麼都好,只要婚禮趕的上,其他要去那裡玩或吃些什麼都不重要。十點多,我們住進Pasadena美麗非常的飯店。Lydie的rehearsal dinner正要結束,一路漂洋過海而來,今晚我們就可以看到她了。
創作者介紹

Voyage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