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er在柏林原有的租屋處,附近多是退休人家,鄰居們雖然不像英國人那樣,個個園藝專家似的整理自己的院子,但是自有一派幽靜;萬萬沒想到竟然會在這種十分恬靜美好的居家環境裡遭小偷。財物損失不大,只丟了一兩台相機,他很寶貝的鏡頭還好好的待在袋子裡。但是最讓他惱恨的是一袋筆,全都給小偷拿走了。


那個筆袋裡有Rainer從高中起就陪他到出國的鋼筆,事情都經過很多年了,前陣子還聽到他再度提起那隻筆頭修過多次的鋼筆,看來著實很遺憾。小偷們偷鋼筆實在匪夷所思,就算能賣,能有幾個錢呢?又不是過去物資艱困的時代,一枝鋼筆得要存好久的錢才能買、也不是像『風之影』書中那支鋼筆一樣,因為是名人的遺澤,而想據為己有,這樣把一整筆袋的筆都拿去,難道他們也有中國人的迷信:小偷到人家家裡,沒拿點東西不吉利嗎?


其實Rainer那個筆袋裡沒有太名貴的筆,但是卻有幾支很有紀念價值:除了那支陪他從青春歲月走來的Parker鋼筆外,還有弟妹第一次出差國外買的Lamy中性筆、我因為他某個考試通過送的cross原子筆-都是我們年輕時,還沒有太多經濟能力時送的禮物,可能是情感因素,Rainer非常照顧這些筆,筆桿色澤褪了,筆芯也不知換過幾次了,但這些筆在被偷前,都還在「服役」中。


愛筆人士就像蒐集其他物品的人一樣,有些熱度和癡情,再帶上三分傻勁。April一個長輩朋友知道我們要去柏林,託April買一支Pelikan。老先生是非常勤儉的人,結果託買的那支鋼筆,在還是使用馬克的時代裡,就要台幣六千多大洋。因為是第一次買,我和Arpil都沒經驗,所以老先生沒敢直接向心目中的逸品出擊;後來知道Rainer也喜歡鋼筆,可以幫忙挑選,第二次買的Pelikan就直接攻向三萬以上。父母親本來覺得Rainer買筆有點玩物當正事,後來看到還有人才叫玩的兇呢,從此就不再多說了。我和Rainer說,要是他們看到網路上那些鋼筆蒐藏者,就會知道Rainer連入門都還稱不上哩。


自從筆被偷後,覺得Rainer對筆的熱情有點不一樣。雖然又開始買筆,但比較像應付公事所需*,少了一點興趣。回台參加小弟婚禮時買了一支waterman,我轉送了一支原是我前公司離職禮物的Mont Blanc, 之後就很少聽他再提起買了什麼筆,有時連型錄都不再拿了,更別提以前拿型錄數家珍,差點悶壞我們的舉動了。


現在幾乎所有作業都在電腦上進行,有些使用公文系統的公司連真正的簽名也不需要,沒什麼寫字的機會。不過喜歡寫的人,還是可以練字的。老爸常說Rainer的字太古板,我卻覺得整齊中有秀逸,而且他那個一見到筆就拿起來塗塗寫寫的習慣也還在。一家子遠行在即,對於他感興趣的台式小吃和職棒,實在不知要如何打包送出去?可以為未來的日子再畫上刻度的,想來想去,只有筆。



* Rainer有個主管規定,必須使用某種等級以上的筆
* Shopping info.
http://www.yfp.com.tw/os/OS-5/Pelikan.htm
http://www.montblanc.com/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