愈來愈接近Lydie的婚期了,愈是接近,愈是不知道如何開口說沒辦法去參加。雖然她早在去年聖誕節的卡片中告訴我們佳期已訂,要我們把時間留下來。但替她高興之餘,才猛然想起,我們受邀的三人,月底都是不可能請假的。


開始想起過往同事時的點點滴滴,及一起旅行時的種種,頻頻把相簿拿出來溫習。相本裡有一張Lydie, Jane和我站在優勝美地乾涸的鏡湖中的照片,飄著霧氣的早晨帶著寒意,三個穿一式毛衣的人有點瑟縮的站在一起:Lydie優雅依舊、Jane仍是一派帥氣、而我試著讓自己看起來高一點。我們其實各有私交甚篤的朋友,可是做這種刻意而傻氣的事,好像也只有和彼此。


而我十分十分想念Lydie。其他的朋友後來還曾和她碰過面,可是我因假期有限,需要保留給探訪家人。於是只得羨慕萬分地看Jane和Winnie出門去,事後再聽她們的轉播,隔靴搔癢,聊勝於無。這麼些年過去了,她送來一個喜訊;而我們今年明明都還有假,卻動彈不得,徒呼負負。大家電話中說起來,心情都不美麗。


但是世事難料啊!就在盤算著要打個電話給Lydie時,Winnie的郵件來了,Jane的電話也來了。


Winnie的好友一直勸說,西式婚禮我們從未參加過,沒去太可惜了;更何況,這麼好的朋友怎能不親自去祝賀一下?而Jane說她突然開竅了,自問我們為什麼要死板的認為一定要停留很久呢,也可以只看看她,恭喜她,然後速去速回啊!而且剛好又碰上週末,多了兩天自己的時間,應該不會耽誤太多公事的。情勢於是大為逆轉,確認時差後發現我們可以趕上婚禮,真是太興奮了!yeah! 我們要去看Lydie了!


一旦決定出門,事情突然千頭萬緒起來:日期太趕,四處努力訂機票;上網填申請資料、預約美簽的面談時間;拍簽證所需的照片、到郵局匯簽證費;申請在職證明、開口請假;開始狂寫鉅細靡遺的作業手冊;除了原來的職務代理人,還另抓了兩個別部門的同事來訓練。等等等,等等等…


先給Lydie寄了要去參加的通知郵件,她的電話馬上就來了,溢於言表的快樂的心情,從太平洋彼岸傳了過來。在簽證沒拿到之前,其實很多事都懸而不能決,可是我們已經開始打聽天氣和dress code了。就像所有其他的旅行一樣,在等待出發的日子裡,其實心情已經先踏上旅途了。
創作者介紹

Voyage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