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若不叫玫瑰,亦無損其芬芳。』


風信子在風中散佈詩句,

未說完的相思,攀附鳶尾花美麗的羽翼。

天堂鳥在簷下輕啼,淚滴鬱金香的衣袖,漸漸成疾。

而水仙貪看池中倒影,全然忘卻等待著的矢車菊。

玉簪、銀柳伴著回聲歎息,蔦蘿、菟絲拖延著,不肯離去。



你的衣裾,是否還有薰衣草的芳馨?

當你踏浪而行,是否仍懷抱海芋?

也許你已忘了我的名字了,愛人,

(愛麗絲?瑪格麗特?)

忘了我曾經雪忍冬,只為奉上一束三色蓳。

就將名字抛向夜空吧,那滿天星,

但請勿忘我,my darling.





ps. 太喜歡Emma的詩,效顰一番.

其他的叨絮:
1. 我其實喜歡「那少年貪看池中倒影」的句子, 無奈短句中得嵌花名.
2. 根據詩人的說法, 善等待的應是金線菊; 可是另外的詩人說, 女友有麥穗般隨風起伏的金髮, 矢車菊般的藍眼睛. 我喜歡那藍眼睛......
3. 補一張勿忘我動人楚楚, 惹人憐愛的照片. forget-me-not 是種不可得覆的懇求.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