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去書局帶回幾本書。為了嗜書癮君子這個書名,就在結帳前順手把書帶回家了。才讀到前半部的內容就怵然心驚,那些句子一個字都不用改,活生生就是最近的我,莫非我已深陷其中而不自知嗎?

* 症狀一: 買相同的書

「那本是企鵝版呀,親愛的。之前那一本是『紋章經典叢書版』喔。我不可能買兩本一模一樣的書啦。」







說到版本不同的書,還好, 只有傲慢與偏見的版本多了些,呃,或許加上艾瑪吧。PP企鵝版Popular Classics系列那書,紙質摸起來實在不舒服,通常是旅行時才拿的。為了備份,所以才又買了Bantan Book. 企鵝Classics系列,菊開版本,印刷較佳,適合閒適時坐在桌前讀;另一本也是菊開的The Modern Library Classics除了印刷佳,紙張質地光滑,而且有個美麗的封面,怎能不買呢?(其實現在最想要的是有Colin Firth封面, 出現在電子情書裡的那本,至於最新的Kiera Knightly封面這本,well,就稍忍耐一下吧。)


症狀二: 我沒空 – 買書已耗去那麼多時間, 那有空讀書啊?


嗜書癮君子(不分男女)之所以買下某本書,可能只是為了增進該領域的知識。 倒也不急著讀,只要買回往書架上頭一擺,便喜孜孜地說服自己:它們能夠長智慧、添學問。







我總是為了讀了一本書而去買書中讀的書,或是作者提到的書。最遠的可以追溯到少女時期看長腿叔叔,為了女主角在大學裡上吉朋的羅馬興亡史,我也買了一本簡明版。 (如果可以學拉丁文的話,我一定納入考慮,因為真的很想知道什麼是「奪格獨立句」?)。為了英倫情人,我買了希羅多德的歷史;看了達文西密碼後,只為了Dan Brown說他很喜歡Robert Ludlum,我也買了Bourne系列。(反正改編成電影很好看嘛,我又很喜歡Matt Damon)… 而這些書我都還沒看 – 總是有其他新書介入。可是書在手邊有一種很安心的感覺,可以拿起來摸一摸,讚嘆一番,然後告訴自己:總有一天會有時間看的,總比失之交臂要好呀!幾年前看到海明威的流動的盛宴(中文版)沒買,以為它一直會在那裡,結果人家已然絕版了。現在得讀原文 – 那來的時間呀!



症狀三: 系列作品

蒐集,乃人類最原始的熱切本性。




寫到這裡,其實有那麼點兒慚愧,因為所買的眾書裡,擲地有聲,一生必讀的書幾乎沒有;怡情養性,淬勵心志的書也付之闕如。有的是所謂暢銷作家的小說 – 只要是同系列故事的書,我會每本都蒐集,直到覺得這位作者的書失去原有的吸引力才停止。光是臉譜的偵探小說,大概書局有的,我也都有了。這個毛病全都得歸咎於三個人:Tom Clancy, Michael Crichton 和 John Grisham. (這時真的得套一句Jane-ite的名言: I blamed Jane!). God bless me! 幸好他們對我都已失去吸引力!


差可慶幸的是,比諸作者書中其他言行,或比諸逛書架逛逛書架裡的各先進,我充其量只不過是”微度”嗜書而已。據說這種行為有個可愛的形容: 溫和的瘋狂 (The Gentle Madness)。我可以有其他消遣或娛樂,我既不是學術研究人員,也不想窮古今之變,我只是個不想沒有書的小瘋子罷了 – 而且還挺溫和的。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reenduck
  • 閱書是一門學問,選書買書也是
    看到這篇文章,也讓我想起一開始買書是興趣
    覺得自己學問會因此變好,有安全感
    直到書滿為患後,才回頭檢視自己的閱讀和購買習慣
    這也算是一條不歸路呀…
  • 閱讀是好事, 我很高興自己有這個習慣,
    但買書真的真的是一條不歸路.

    其實這也是和習慣有關.
    我喜歡想讀的書就在手邊, 喜歡想翻時就翻的到,
    那種受限於不方便借書, 或者借書後的時間限制,
    讓我還是一路買下去 --
    即使可能是讀過一次或甚至沒讀完的小說.

    voyagefeb 於 2009/07/20 09: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