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眉
~~~~~~~~~~~~~~~~~~~~~~~~~~~~~~~
天星伐過小山溝
伊的影綴著泉水流
流到咱兜的門腳口
咱捧著星光林落喉
啊,冰冰涼涼感情相透

雲為山咧畫目眉
有時淺淺有時厚厚
雲雖然定定真爻走
山永遠佇遐咧等候
啊,兩的注定做伙到老

我是雲,汝就是,汝就是彼座山
顧著汝驚汝受風寒
我畫目眉汝斟酌看
逐筆攏是海礁石爛
啊,一生汝是,汝是我的心肝
~~~~~~~~~~~~~~~~~~~~~~~~~~~~~~~

覺得最能表現夫妻相處之趣的, 應該就是畫眉了.


這種閒情在古代, 或許只有中上人家才能擁有. 富貴人家三妻四妾, 為妻的自古以德為尚, 大概不能接受這個在她們看來或許太過狎暱的行為, 甚至還會認為身為一家之主的老爺太也沒有出息; 而若姬妾太多, 想來也不可能一一照應, 更何況妒婦怨婢環伺, 那來兩人世界的從容? 較貧苦的人家終日為生活奔忙, 或許連吃餐飯的時間也沒有, 遑論畫眉? 即使情深愛篤的夫妻, 怕也少有這種逸趣. 愈是覺得難得, 愈是覺得那畫面美麗.


我想像閨房的銅鏡臨窗, 庭院裡樹木扶疏, 枝枒掩映在窗櫺的花鳥上. 春睏午後, 重新勻臉, 再次畫眉. 彎彎的一道眉, 不管是”遠山黛”還是”柳葉枝”, 在銅鏡前描繪半天, 總是不成. 嗔著夫婿來幫忙, 他也許笑著走近了, 但是手握柔荑, 在佳人巧笑倩兮下, 渾然忘了接過畫筆; 也許提筆要畫, 卻想到幾句私話要說, 惹得待被畫眉的人嬌羞無限, 螓首低垂. 想想畫眉時, 不時得端凝著那張共枕的臉, 含情脈脈的雙眼, 輕輕顫動的睫毛, 朱唇皓齒, 面如明霞…真真說不盡的旖旎.
在鵜鶘檔案(The Pelican Brief)一書中, 女主角黛比蕭的前男友(柯拉漢教授)因為看了電影『百萬金臂』, 所以也學凱文科斯納為蘇珊莎蘭登擦腳趾甲油一樣, 喜歡為黛比塗腳趾甲. 總覺得一樣是私密親暱的兩人才會有的互動, 畫眉顯得更是深情款款, 意蘊綿長.


路寒袖作詞的這首畫眉, 由潘麗麗帶著深情和微微撒嬌的聲音唱出, 訴說著既結連理, 永生不渝的誓言. 如果畫眉時, 有深愛的人在旁陪伴觀看, 甚至幫妳描繪, 即便是片刻的時光, 那種溫潤的幸福感覺, 應該也會久久長長吧.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