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在也記不得確切日期了, 1996年左右吧. 又開始了那極想放下一切, 又知道不可能放下一切的循環. 在書局裡偶然間看到新的偵探小說, 於是就一頭栽進"卜洛克"的世界 -- 就像今天, 一頭栽進"部落格"的世界.

是個心情低落時不能聽愉快音樂, 不能看喜樂影片或書本的人; 而愈是難遺的愁懷, 愈是需要一個相似情境來撫慰. (後來想想, 這是我自己發明的同理心療法). 如果浸淫久了, 慢慢地, 那個情緒就會被"遺"走了.

初識勞倫斯卜洛克(Lawrence Block)的馬修史卡德(Matthew Scudder)系列就是在這樣很low的情緒下. 一個懷著某種程度罪惡感的寂寞靈魂, 在解決案件裡似乎被救贖了. 我既不是有罪需要告解, 也沒有過不下去的生活要解決, 只是在生活中,每個人, 或者是大部份的人, 都有高低潮的起伏循環. 而當時正好來到低點, 而有了慰藉. 朋友問起為何讀這系列小說時, 發現了繼續下去的背後原因時都覺得有點奇怪. 是有點吧, 但是知道天涯我不獨, 對一個不想外求的人, 還有什麼比書好呢? 即使是偵探小說, why, 這也是文學的一種啊!

好玩的是, 說起真正的緣起, 還是所謂的"謀殺女王"Agatha Christie. 只是白羅已經"複習"多次了, 所以.....總之, 是另一段新閱讀的起頭, 而且逐步地, 範圍變廣了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