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節近了,又到了把青玉案拿出來唸一唸的時候了。


開會時,「層峰」叨叨說著你們不可只將舊曆過年視為一年之始-今年已經過兩個月了。是嗎?燈節未過前,心情就像賴在學校門外不肯進去的小孩般,硬是不承認新年已過,又是一長串等待過年的日子了。心情調適沒有開關,總要在繽紛熱鬧的煙花炮仗間,漸漸此消彼長,才肯安份地想一想,把自己拉回尋常日子。


過年期間,April埋怨鄰居怎麼總是在半夜放鞭炮。我說一來白天要出外玩,難得一個晴美無雨的年;二來那些火樹銀花,沒有如墨的天空那裡襯的出來?


已有許多年沒有放過花炮,四週房子愈蓋愈密,很難找到稍稍寬闊的地方;一些古早的柑仔店早在不知多久前就從生活裡消失,連去那裡買花炮都不知道。年少時零用錢不多,就有錢也買不到新奇的鞭炮,通常就是簡陋的沖天炮、甩炮、仙女棒而已。大學某一年寒假後快開學,同學Steven帶了個新奇的盒子來家中,說是要放煙火。小小四方盒子裡分成十多個小格子,火柴一點,簇地沖上天去。在如墨的夜空裡四方綻放,就像小型的節日煙火。具體而微的花火,讓我們看得興奮不已。


這種美麗常讓我想起,特別在燈節前後。一般形容那種短暫的絢麗在煙火就在自家樓上開出時,更是令人印象深刻。一兩分鐘之間,夜色又如墨依舊;仰望的人還兀自抬頭,張嘴發楞,驚異於那種短促,陽台上有片刻的靜默;Steven收拾賸下的雜物垃圾的聲音,大家才又笑又叫地回過神來。


總是想起木心的句子:『那時也是春天,所以每年都如期地想起來。』


暗香正在燈火闌珊處。



東風夜放花千樹
更吹落 星如雨
寶馬雕車香滿路
鳳簫聲動 玉壺光轉
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
笑語盈盈暗香去
眾裡尋他千百度
驀然回首 那人卻在
燈火闌珊處

--辛棄疾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