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深夜‥‥‥

 

「我常在想,」米基.巴魯說:「如果生命拐個彎的話,我會是什麼樣的景況。」

 

此時我們坐在葛洛根開放屋,亦即他經營多年的店面。這一帶整體生活的優質化對葛洛根起了不可忽視的影響。酒館本身其實裡裡外外都沒有多大變化,不過當地的老顧客泰半不是死了便是已經遷徙他方,如今來訪的客層顯然比較溫文且較紳士風。這裡提供健力士黑啤和生啤酒,還有多種高品質的單一麥芽蘇格蘭威士忌以及其他高檔威士忌。登門造訪的顧客得以指著牆面上的彈孔相互訝嘆,也可以一來一往交換酒吧老闆過去光榮與不光榮的事蹟。有些事蹟確實是真的。

 

此時顧客都已散盡,酒保也拉上了鐵門。椅子都架到桌上了,好方便隔天一大早過來的小男生打掃拖地。門已上了鎖,所有的燈也都熄了──只除了我倆頭頂上那盞鉛罩的玻璃燈。我們隔著桌子對坐,手裡捧著華特芙大酒杯,他喝威士忌,我喝蘇打水。

 

近幾年來,我們已經不像以往那樣常常聊到深夜。我們雖然年事已高,但並無意願移居到佛羅里達,每天一早便趕到附近的家庭式餐廳,點一客清晨特餐消磨時光;但我們也沒有興致進行深夜的漫漫長聊,搞到隔早天光出來時還睜著眼睛不睡覺。我們已經過了那種年齡。

 

勞倫斯卜洛克, 烈酒一滴

 

總覺得是不是該在今天,留下自己比較有所感的引句。結果帶的書()打開後,卻沒有找到想引的片段。於是回到aNobii去翻找,看到烈酒一滴,讀到史卡德和米基巴魯深夜談話這一段,蠻契合近來,特別是今天的一些心情的,於是就改為這一本了。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