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來的文章.

 

說實話, 我沒讀過候文詠的書. 不過, 他畢竟是位很受歡迎的作家. 轉貼來源的blogger標題下的好: 對社會有影響力的人,就應該這樣運用自己的影響力

 

※  以下全文轉載自侯文詠的臉書

==================================

 

不管說笑話或者是聽笑話,有個不成文的潛規則,那就是:弱勢的人可以對強勢的人譏諷。好比說:開滿腦腸肥的有錢人的玩笑、開有權有勢的政客、興訟賺錢的律師、不知民間疾苦的貴婦……總是受歡迎的。

 

但反過來就不行了。好比說,開少數民族的玩笑、開弱勢團體的笑話、開窮人、殘疾人士……的玩笑,那就不行。

 

爲什麽會這樣呢?我也不知道。似乎人類內在的天性,有種追求公平的本能,因此,這樣的潛規則變成一種對現實的補償。似乎沒聽過什麽抱怨。

 

回到譏諷、抗爭這件事,我覺得遊戲規則和笑話也是一樣的。

 

弱勢的團體對政府、對資本家、對媒體、有權有勢的對象抗議、做種種譏諷,這很合理。但反過來,強勢、主流、當權的團體,如果被抗爭、譏諷了,反嗆可以嗎?在民主國家,公關專家都知道不宜。因為,這只會升高抗爭的層次。

 

不過,現在問題來了。很多人自認自己只是一般的市民、百姓。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因為弱勢者的抗爭、對抗,造成了我的不方便,作為一個非特權、一般百姓的我有反嗆的自由和權利嗎?還有,如果我這樣做了,社會大眾會支持我的權利嗎?

 

根據我的觀察,反嗆回去顯然不會受到社會大眾的支持,這樣的行為顯然也不合宜。

 

我既不是特權,爲什麽我不能行使我的自由呢?

 

道理和笑話的潛規則是一樣的。因為, 儘管你不是特權,但相對於弱勢者,你的處境相對還是優勢的。更何況,正因為你是一般百姓,所以一不小心,你落入弱勢的機會相對的,就比比達官貴人高很多。因此大眾期待你有同情心,更要有警覺心。

 

也許有人會問。如果大家有了不平,都來抗爭,社會不就亂七八糟嗎?

 

有這樣的想法,那更好。因為,首先,嗆回去,這個社會只會更加亂七八糟而已,不是嗎?再來,對許多弱勢族群來說,抗爭很可能是他們試過各種方法之後,最後也是僅剩的手段了。他們在為自己的生存發聲,你只是在為自己的不方便發牢騷,因此你的正當性低很多。

 

那怎麼辦呢?難道讓他繼續亂下去嗎?

 

換個思維想,如果社會有更多弱勢的人、被不公平對待的人,那麼亂七八糟的對立、抗爭,不但會繼續,恐怕還要增加呢。

 

所以,重點不是讓弱勢的人不要抗爭、對立,而是——要。減。少。被。不。平。對。待。以及,弱。勢。的。人。

因此看到社會有比自己更弱勢的人,如果不能幫助,起碼心裡也有用同理心。如果可以的話,進一步再思維,怎麼在自己能力、以及工作所及的範圍,給自己所及,更弱勢的人一些幫助,讓對方脫離現在的處境。這個社會少一個弱勢的人,也就少一個需要抗爭的人。不是嗎?

 

這是最好的方法了。

 

因此,下一次再看到這樣的場面,也許能多一點自我反省吧。他們跟我住在同一塊土地上,他們的處境不但關我的事,而且只要我願意,我能盡一份心力改變。

 

這是台灣轉向更文明的社會,我認為最重要的事情了。這樣的態度、行動,不用等下次選舉、不用等政府改組、不用等景氣轉好,是現在,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做得到。

 

嗯,有感而發。算是新春感言吧。預祝大家新年快樂。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