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總是輕易興起被禁錮的恐慌
無饜足需索著
葉脈上新蒸出的空氣與
剛從疲憊的官能剝開的美感經驗

支應靈魂旺盛的新陳代謝

總是執迷於
我未能出席的時空中
盛大進行的
我未能參興的美好生活……

我渴望
背負著自己小小的文明
在異國的街道和世界打交道
那時我孤獨而完整

但我更常
背負著自己小小的異國
在鬧市的各個角落
和熟悉的事物錯肩而過

我的旅行
不曾到達
也不曾回來

 

Page 24, 羅智成, 夢中書房

 

詩名夢中旅者

 

有一段時間, 因為讀了某個寫詩blog的文字, 非常想讀楊澤, 卻發現他的詩集都絕版的時候. 於是買了羅智成, 甚至買了顧盛的回家. 詩一向只看文字, 不是很讀的來. 當時應該是腦袋了充滿情緒, (口語就是被雷打到), 於是買了些, 其實不懂, 後來也沒再翻的詩集.

 

拿出這詩集時, 看到有好幾頁都貼著做記號的利貼; 然而翻開那些頁, 略讀, 完全沒有感覺.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