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年,是從一頓午餐開始的。

 

每年除夕,那樣的暴飲暴食、狂歡作樂,常讓人覺得末日將近。午夜一到,大家舉杯互祝,吻頰擁抱,更讓人不期然生陰森之感。因此,聽說幾公里外的來柯村(Lacoste)有一家喜滿餐廳,還供應粉紅色香檳酒,我們便覺得以這樣的一頓饗宴來揭開未來十二個月的幕,是要可喜多了。

才十二點半,這石塊砌成的小餐館已經客滿。有些顧客是全家出動,看起來飢饉非常。從他們豐滿的體態判斷,每天怕不要花兩三個小時在餐桌上,目不轉睛、心無旁騖地努力進食。餐館老闆體型也很龐大,卻練就了一身絕技,能夠在桌與桌間穿梭來去。今天是特別日子,他穿了天鵝絨上裝,打著蝴蝶結,山羊鬍子用髮油梳理得油光水亮,宣讀菜單時鬍尖抖動不已:肥鵝肝,奶油龍蝦,脆餅牛肉,純油沙拉,精選乳酪,還有各式入口即化、美的不可思議的甜點。他們是在每張餐桌前表演美食詠嘆調,不時親吻自己的指尖,恐怕嘴唇都要磨出泡來了。

 

Page 16, 彼得梅爾,山居歲月

 

 

說是第16頁,但其實是這本書正文的第一段話。彼德梅爾的「普羅旺斯的一年」(A Year in Provance,英文原名)的章節是一年的十二個月份,由一月寫起,十二月告終。所以第一句話就是新年午餐了。

我原本很想引用年中時節,附近大學城的女生,「咖啡館學分」那一節;不過全部引述大概得抄完至少兩頁的文字,只好算了。J

這 本書我很喜歡,但拿來寫讀書日是因為月初時在書店發現它再版,而且再版的譯者,換成韓良憶了。對此,個人非常有意見-我或許是先入為主,但原譯者尹萍的文 字我實在喜歡。(好吧,或者加上我讀了她的「出走紐西蘭」,覺得比較是朋友吧?(有這種理由嗎?))一氣之下,決定把原來的譯文quote一點在blog裡。

老妹因為此書喜歡上普羅旺斯還有彼得梅爾,散文類的書收了一些,現在還決定開始讀小說類(題外話,找了「美好的一年」找很久沒找到)。我發現新版本那天,在她面前碎念甚久,她雖然也覺得為何不續用尹萍(好啦,也有種種原因,尹萍不能接啊)但勸我一句話:「普羅旺斯AZ」她也翻的不錯,應該不會太差啦。

好吧。但我真是個喜歡原來物事的人。「傲慢與偏見」的中譯本那麼多,我獨獨喜愛志文的版本;即使或許是同樣譯者,我也喜歡自己最先接觸的版文:Tom Clancy的「獵殺紅色十月」、卜洛克最早的幾本史卡德系列、甚至封面裝幀都不特別好的「香水」。總覺得新版本「欺負」了我的舊愛!(我還沒讀過的書改版,就比較沒有這種感覺)。

這本書當初怕借人有去無回,其實買了兩本,但現在不知為何,仍然只剩一本在家,看來也落入前面講的幾本小說相同輪迴了。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sichiachao
  • 我一直想讀山居歲月的,可是都找不到書,需要去買一本嗎? (thinking)
  • 問我不準 -- 我一定會建議買的. (記得看譯者啊! (devil))

    彼得梅爾雖然是英國人, 某些帶著幽默的語氣是一定有的,
    但還沒有 "偽"英國人Bill Bryson那麼毒, hahaha.

    voyagefeb 於 2012/11/23 15:11 回覆

  • hsichiachao
  • 還是找原版呢? (繼續 thinking)
  • 我想中文版不好找的話,
    不如直接讀原版比較快.
    據說他的文字不會難讀.

    voyagefeb 於 2012/11/26 09: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