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非常喜愛CSI Las Vegas這部影集,格友齊柏林剛好提到了它的片頭音樂,又看到朋友寄來各地夜色的郵件中,包括了燈影嫵媚,一片奢華燦爛的賭城。想起了在該地的「一夜」之旅。


近十年了,為了探訪當時在美國唸書的離職同事兼好友,朋友「大膽」硬是透過關係弄到了去美國的團票。一直不知道為什麼當時機票那麼難買?待我們玩過了優勝美地,到了拉斯維加斯,遍尋不著落腳處時,我才猛然想起:遇上了Las Vegas Convention, 全球商賈八成都到這裡來了,就別提此地本來就是熱門的旅遊地。別說機票難得,住宿才真是難得呢!進城已是晚間九點,一下午都在死谷繞來繞去的司機已經累壞了。


霓虹閃爍,白老虎、Jay Leno、金字塔… …對賭城如此五光十色、絢麗奪目的夜色完全無心欣賞,只想找個可以梳洗睡覺的地方。開著車子在大街小巷亂轉,好容易看到一個有空房的小招牌,雖然覺得門口那似乎更像流浪漢的墨西哥裔接待員臉色不善,不過還是下車去看了房間。是個非常簡陋的汽車旅館,房間只有兩張大床,旁無長物。浴室比『驚魂記』片中的還差,陰森的感覺則有過之而無不及。眾人雖然擔心離此一步,即無「憩」所;可是又覺得房間實在糟糕,暗淡的燈光、面露兇光的旅店接待(更奇怪的是,他坐在門口而不是櫃台後──仔細再想,好像也沒看到櫃台。)完全是誤入險地,一派「人肉叉燒包」的旅店氛圍… …也不管一男四女如何擺平,決定放棄睡車上算了。


一直是旅遊福星的「大膽」說,星級旅館的服務都是出名的好,我們去找一家問一下。最先看到的是Holiday Inn, 就是它了。果不出所料,房間都滿了。大膽於是請櫃台人員幫忙把附近的旅館名單及電話列表給我們,櫃台真的幫忙了,還幫我們copy了幾張。於是兵分三路找公用電話照著單子一路打下去,終於L先找到一家有空房的旅館──甚至還有兩間。不會又碰上「烏龍」客棧吧?決定先拿下房間再說。但是問題又來了,那旅館不知道到底在那裡?大膽再度發揮不屈不撓的精神,直接拿著地址問Holiday Inn的Bell Captain。折騰了近兩個鐘頭後,我們終於欣喜的住進了一樓Lobby還設有吃角子老虎、金光閃閃、浴室又大又亮的旅館房間,不必擔心洗澡洗到一半,浴簾外可能高舉的匕首了。

燈打開、窗簾打開、電視打開,煮挾帶上來的美味家鄉泡麵。各洗了個旅途煙塵盡消的澡後(死谷裡真是黃土連綿啊!)回復聊天聊到半夜三更的習性。忘了看看賭城是否真的不夜,在對話中,漸次昏昏睡去。


後記:白天的賭城鉛華卸盡,光芒全失。雖不到美人遲暮的境地,不過沙漠上的奇蹟顯得不甚驚奇。晃過了凱撒宮,一個銅板也沒丟,就為了下個目的地大峽谷飛車而去──完全不知道美國國家公園因聯邦預算的關係,已經「全部」關閉。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