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不可以說
一枚白菜
一塊雞蛋
一隻蔥
一個胡椒粉?
可不可以說
一架飛鳥
一管椰子樹
一頂太陽
一巴斗驟雨?
可不可以說
一株檸檬茶
一雙大力水手
一頓雪糕梳打
一畝阿華田?
可不可以說
一朵雨傘
一束雪花
一瓶銀河
一葫蘆宇宙?
可不可以說
一位螞蟻
一名曱甴
一家猪玀
一窩英雄?
可不可以說
一頭訓導主任
一隻七省巡按
一匹將軍
一尾皇帝?
可不可以說
龍眼吉祥
龍鬚糖萬歲萬歲萬萬歲?

西西 可不可以 (選自『西西詩集』)





































很小的時候,電視上有一部關於魚的卡通。鯊魚是老師,戴著貓眼的角框眼鏡,所有的其他的魚一天到晚被趕去上課。直到上英語量詞時才知道,原來它們是一「學校」的魚。從此,量詞雖說繁瑣又得強記,有時也覺得是件有趣的事。


讀西西這首詩讓我想起以前高中國文課的量詞小考。(沒錯,是國文課,不是英文課)。我們是中文的native speaker, 對這些量詞的使用都習以為常了,然而看起來,中文的量詞即使沒有多過其他外語,也夠讓一個初學者頭痛了。(題外話:我聽過一個老師用「表示賓語倒置的介詞」來說明類似「人之初」一類句子的「之」字,誰說中文沒文法的啊?)


語言是活的東西,跟著生活環境變異與時並進。雖然火星文看不懂、注音文常猜到頭痛,但現在的我,還是會學年輕同事說:我是古早人一「枚」。因為那就像年輕時說「你們一『票』人」一樣,在當時也被有識之士認為是「天地要變了」的學生黑話,過不多時,卻自然而然的變成習用語,再過不多時,又變成可以辨識是否為古早人,一個就快要死去的用語。事實上,我現在已經很少聽人家這樣說了。

到底可不可以?一「欉」小草一「地」田?(其實老師比較喜歡的答案是一「株」小草一「畝」田)。至於第一次的小考題目「一『 』(100張)紙」還真考倒一「脫拉庫」的人。
創作者介紹

Voyage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