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極了紐約上城那種有六角窗的屋子,有時候看「You’ve got mail」只是為了片頭掃過的街景。很久前 Christian Slater 有一部片子(Bed of Roses)演花店老闆,在妻子過世後養成夜晚散步的習慣。某次散步經過女主角的家,不經意看到二樓窗前的女主角正傷心的哭著,於是隔日匿名送上一束捧花;一段其實蠻通俗的愛情故事就此展開。而我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窗下的Slater好似那個維羅納少年,『my Lady!my Lady!』窗下又想輕聲又想高聲的喊著。


那樣的窗台總有個平推而出,可以置物或落坐的地方。有人也許會加上軟墊;日本人大概會把下方當成儲物空間。窄一點只能擺兩盆盆栽,大多數寬一點的,可以放上三兩個抱枕;矮一點可以做腳踏;願意的話還可以放上一疊書。去年去澎湖旅遊時,住的旅館把它弄得好高,只能趴在台子上向外看,讓我心裡頻頻嘆氣:可惜了這麼一個六角窗台。


好像北地的屋子裡比較會開這樣的窗戶,砌一座這類的窗台。窗子可以開得很高,採光很好,給在起居室裡弄針引線或畫畫的太太小姐們休憩。BBC的電視影集中,Harriet就是坐在窗台上讓Emma畫她的肖像畫。春夏之交美麗的景致映在Harriet的臉上,Emma開始她不成功的「媒人」事業;(『Emma』);而Lizzy則在Mr. Colins的牧師住宅分派給她的房間窗台上,兀自對Mr. Darcy「一手阻斷大姐一生幸福」生悶氣(『Pride and Prejudice』);Molly對著窗台看出去的是站在雨中、望著Gibson住宅在心中道別的Roger(『Wives and Daughters』)。Regency時代裡沒了窗台,大概也會沒了故事。


而我,渴望一個像這樣的角落。秋冬時節,靠個枕頭窩著,膝蓋上蓋條毯子,泡杯熱茶在旁邊的小几上,讀一本小說消磨假日;就算僅僅發呆都好。
創作者介紹

Voyage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