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怕花香-愈是濃郁我愈容易頭痛。玉蘭、梔子、晚香玉……人人說起這花好香時,我避之惟恐不及;在桂花樹旁簡直是折磨,可是想到巷弄時,第一個躍進腦海的還是「桂花巷」,書裡的、電影裡的、想像裡的;或是詩裡的,探進薄暮的,「廈門街側側斜斜的巷子」。


舒國治在「門外漢的京都」裡有篇『長牆』,提到在京都靜謐的街上循牆而走,是他最喜歡的京都特色之一。我有同感,但是更有感覺的是巷弄,通常窄仄而短,路面石板淨而幽清;特別是人少,走逛起來非常舒服。「花見小路」旁的小弄、「寧寧之道」,光聽名字都清雅。


在一些歐洲小鎮也都遇見到如此的安靜的街巷,連一早的巴黎蒙馬特也看得到:一邊是觀光人潮不斷的聖心堂,轉過鐵特廣場後,卻是另一番景像。人家窗口九重葛花開爛熳,隔鄰的牆上蜿蜒著青藤,晨間的陽光淡淡的灑著,夜晚時轉角立的路燈暈黃,黑白照裡則像蒙著一層紗,迷離朦朧。


Colmar的清晨,微帶涼意的霧氣還未散盡,板條屋靜靜的站在晨曦中;彎曲的巷弄還帶著睡意,昨夜眾人歡飲啤酒的餐室,只有遮陽的篷布在風裡輕輕揚著。空氣裡,秋天的氣息比前一日還濃。曲徑通幽,一端還沉浸夢裡,另一端卻天光乍現。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