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習慣看到「春到」「福到」的門上方,卻看到了淺淺浮起的一顆頭,尋尋覓覓的午後,感覺有點奇怪。應該是個女子吧?面容太淺了,有些模糊;唇邊是否也留著淡淡的笑意?像是歡迎,又有點像是嘲弄。


應該是歡迎的笑容吧。

這裡是「狡兔之家」,夜巴黎出名的酒館。素樸的外觀,躲在素樸的人家屋舍間,好難想像。爬藤沿石牆而下,紅瓦屋頂,小小的木門。沒有霓虹「看板」,窄仄的甚至稱不上院子的前庭裡,只有牆上玻璃窗裡的菜單和飲料單,才能依稀看出是一家館子。


或許也是嘲弄的笑容。

三個在熾陽下為找尋巴黎市內最後一塊葡萄園而來的旅人,在找到時才發現與「狡兔之家」近在咫尺。氣溫頗高的八月裡,看到整面葡萄藤的牆和藍色的門,好不高興。起先完全不知道那是個住家,還以為已經找到著名的狡兔。三人毫不忌諱地就往人家的窗裡看,感覺到室內的陰涼,。還正吱吱喳喳討論著時,「呀」的一聲門開,出來個老先生,對著朋友的相機說一串話。以為是刺探別人家居隱私,活該被罵;後來才知老先生是要幫我們三人照相,舒了一口氣,高興至極。照完相後,老先生往前走入另一間房子 – 哎呀,這裡才是酒館啦!
創作者介紹

Voyage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