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世界走唱賣藝的方式和我們熟知的略有不同。印象中小時候除了廟會酬神的野台戲,只賸「打拳賣膏藥」。靠著人力轉動馬達的「單人表演」畢竟較少,一到Colmar就看到「街頭藝人」,一陣心喜。


 (人客來了噢!調音、調坐椅、清嗓子好賣藝。一人獨角,六種把戲。)


遊覽車載來一團德國觀光客,鬚然老者的賣藝人,一聽來人口音便吹/奏/彈起『野玫瑰』。一團人站在過街廊下就這麼合唱起來,神情融入歌曲還在其次,隨後唱起『菩提樹』時,還見有人似乎眼泛淚光。畢竟這裡仍屬亞爾薩斯,或許想起了都德的「最後一課」。 




咦,且慢,那是法文的最後一課,德國人怎麼會想什麼最後一課?觀光團裡的老先生應該是想到遊子離家的心情吧?還是,跟著用國語在心裡唱和的我,哼起『彷彿和昨天一樣,我流浪到深更… …』的句子,替人家多想了。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