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一 窗裡有窗




藍白一直是喜愛的顏色:希臘、愛琴海、無艮的天空、淡色的海風。

陽光下瞇起眼睛的貓咪和少女,小麥膚色的孩子、抽煙閒聊的村人。海角一樂園。

然而卻在尋訪愛蜜莉工作的咖啡館時,狹路相逢。假裝自己到了克里特、諾克斯,還有其他諸神的島嶼。百葉窗湛藍如海、白牆如帆,旅人於是在「午後曳航」。



之二 櫥窗風景



一直很喜歡這個詞。玻璃方框中,停著像是從實際人生擷取的一小段時空,頓住了在那裡,走過的人可以為它編寫想像許多故事。像電影「今天暫時停止」一樣,路人的每個想像,讓方框中的事物每天都重過一次。內容千變萬化 -- 直到下一個新的櫥窗設計陳列後,新的想像重新開始。

日本電視節目『電視冠軍』曾有櫥窗設計比賽的單元。某一集的冠軍將我們平常直視的的櫥窗以翻轉90度的視界重新呈現:看進櫥窗時有如從地下室往上看,地面是透明的: 斑馬線、男人女人小孩的鞋底、街口的號誌燈、依稀是忙碌的腳步,彷彿聽到街聲… … 平視似事不干己的櫥窗,一旦改在頭頂搬演,卻是那麼貼近自己。

陳列,現在可是一門大學問了。裝置藝術把真人實景放在櫥窗裡,吃飯、睡覺、閱讀、聽音樂、跳舞。玻璃屋提供觀者窺伺的機會,同時也限制了「演出」的內容。然而重口味的現代人們不再受到吸引,反而轉向true-man show那類實境節目。

於是很高興找到一隻在櫥窗內,吊床上,酣睡的北極熊。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