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死去的時候, 親愛的
別為我唱悲傷的歌
我墳上不必安插薔薇
也無須濃蔭地柏樹

讓蓋著我地青青的草
淋著雨也沾著露珠
假如你願意請記著我
要是你甘心忘了我

在悠久的昏暮中迷惘
陽光不升起也不消翳
我也許, 也許我還記著你
我也許把你忘記

我再看不到地面的清蔭
覺不到雨露的甜蜜
我再聽不到夜鶯的歌聲
在黑夜裡, 傾吐悲啼

在悠久的昏暮中迷惘
陽光不升起也不消翳
我也許, 也許我還記著你
我也許把你忘記

1928 徐志摩譯文, 原作為Christina Rossetti
1974 羅大佑譜曲, 為羅之第一首面世的歌, 用徐志摩之翻譯而改動之

**************************************************************************

這或許是在歌詩的想像裡, 真正既歌且詩的一首了. 在隨手翻閱的一本情詩選譯裡看到英文的詩作, 內容是如此熟悉, 不禁一驚。原來,我以為是「閃亮的日子」給譜曲人靈感的句子,其實是是來自詩人涵蘊已久的心思。這幾日, 曲子的旋律鎮日環繞耳際,更兼綿綿細雨,想想還是放在格子裡。竟能完全靠記憶力寫下全部的歌詞,一個錯字都沒有。當年一定太喜歡這歌了,旋律及文字刻進腦海, 才會在不知不覺流暢的寫出來。

但我年少時可曾真正讀進文字?雖然這首詩的譯者說原詩作者詩風清新明朗、用字樸實哀婉,宗教觀盼望超越現世。但誰又能真正知道詩人輕輕道來的,不是看盡物換星移後的想法? 可憶可忘的似乎豁達,或許是多少夜晚的柔情百轉? 我在年輕的歲月中可能只知文字之美,清蔭雨露、昏暮迷惘;但在這些年的景物遞邅後,我卻愛上晨露雨珠,青草蒼蒼。真的不需玫瑰柏樹, 親愛的, 朝霧晨光中, 自有鳥兒歌唱。


Song

When I am dead, my dearest,
Sing no sad songs for me;
Plant thou no roses at my head,
Nor shady cypress tree:
Be the green grass above me
With showers and dewdrops wet;
And if thou wilt, remember,
And if thou wilt, forget.

I shall not see the shadows,
I shall not feel the rain;
I shall not hear the nightingale
Sing on, as if in pain;
And dreaming through the twilight
That doth not rise nor set,
Haply I may remember,
And haply may forget.

~~ Christina Rossetti (1830-1894)


* 徐志摩原譯

我死了的時候 親愛的
別為我唱悲傷的歌
我墳上不必安插薔薇
也無須濃蔭的柏樹
讓蓋著我的青青的草
淋著雨 也沾著露珠
假如你願意 請記著我
要是你甘心忘了我
我再不見地面的清蔭
覺不到雨露的甜蜜
再聽不見夜鶯的歌喉
在黑夜裡傾吐悲啼
在悠久的昏暮中迷惘
陽光不升起 也不消翳
我也許 也許我記得你
我也許 我也許忘記

創作者介紹

Voyage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