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和好友討論羅青老師的詩作後,就一直在網路上搜尋這份文章,想提供好友參考。大概是年代久遠,當時報紙上的文章都還未數位化,因此遍尋不著;趁假日有空,決定從所買的『凌晨之歌』書中重新繕打,既贈好友,也為自己留念。
*********************************************

Green Green Grass of Home

The old hometown looks the same
as I step down from the train
And there to meet me is my mama and papa
Down the road I look and there comes Mary, hair of gold and lips like cherries
It's good to touch the green green grass of home

The old house is still standing,
though the paint is cracked and dry
And there's that old oak tree that I used to play on
And down the lane I'd walk with my sweet Mary , hair of gold and lips like cherries
It's good to touch the green green grass of home

Yes they've all come to meet me, arms reaching smiling sweetly
Lord it's so good to touch the green green grass of home

Then I awake and look around me, at four gray walls that surround me
And I realized that I was only dreaming
For there's a guard and there's a sad old padre, arm in arm we'll walk at daybreak
Once again I'll touch the green green grass of home

Yes they'll all come to see me, in the shade of that old oak tree
As they lay me neath the green green grass of home

「青青故園草」(Green Green Grass of Home)是一首美國民歌,可歸入「抗議歌曲」之列,在六十年代時,由赫赫有名的女民歌手瓊.拜雅慈(Joan Baez)唱紅,風靡世界。在臺灣,也早已成了熱門音樂界的一首老歌。然其詞意清簡,旋律優美,一直到現在,還不斷的有人在模倣彈唱。可惜,多半人在唱的時候,只重發音,不重詮釋,不但唱不出自己的風格,也唱不出歌的味道,把一首哀而不傷,温柔敦厚的抗議歌曲,唱成了輕鬆活潑的流行情歌,真真令人氣短。其歌詞翻譯如下:

 
我步下了火車
但見故城風景景依舊
來接我的是我的爸爸和媽媽
順路往下一看──瑪麗奔躍而來
髮絲金黃,唇如櫻桃
多好呵,輕觸那青青的故園草

老屋聳立如昔
雖然漆色剝落
屋旁有我常爬的老橡樹
我和甜美的瑪麗一起步下小巷
髮絲金黃,唇如櫻桃
多好呵,輕觸那青青的故園草

真的!他們都會來接我
手拉著手,笑容可掬
多好呵,輕觸那青青的故園草

之後我醒來,望望四週
四週圍我以冰冷牆
於是我才知道剛才只不過是做夢罷了
但見衛士一名,悲悽的隨軍老牧師一位
手挽著手,我們走在破曉之中
我將再次輕觸那青青的故園草

真的,他們都會來看我
在老橡樹濃蔭之中
當他們把我安置於
青青故園草之下

此詞首段,非常簡單。敍述一個背井離鄉的人,重回故城。在車站受家人歡迎的情形。時間是現在式,地點是歌中主角家鄉的小火車站,人物則是來車站相迎的父母和妻子(或是女友)。全段以還鄉人的立場來觀察一切,感到風景人物統統如舊,心中愉快,欣喜踩著青青的故園草地。第二段,敍述他回家以後的感覺。時間仍是現在式,地點是老家附近。一切雖然如舊,但卻有了微小的改變。例如老屋的漆色,就已剝落,失去了昔日的光彩。這是第一段與第二段不同的地方,雖然這個不同,並不明顯。


歌詞發展到第三段,情況有了突變。時間從現在式改成未來式。「真的!他們都會來接我」一句,表示了主角此時還坐在火車上,或在異鄉準備搭火車的時候,幻想著回家的種種美好情景。在第四段中,上述的突變,繼續加強加深,把剛才種種發生在現實世界上的事情,全部推入了夢幻當中。所有車站,家人等等事情,全屬子虛烏有。此刻主角正從夢中驚醒,發現自己躺在一個四面是牆的屋子裡。此段中的後三行,是整篇歌詞中最複雜,最重要的關鍵。一個人躺在四面是牆的屋子裏,怎麼能看到外面的世界呢?他為什麼會躺在四面是牆的屋子裏呢?犯了法嗎?既然是衛士和軍中牧師與他在一起,那主角的身份一定是軍人了。他犯了軍法被判了死罪嗎?不然怎麼會有牧師同行呢?如果第一段到第三段的情節都是虛幻的夢想,那第四段應為真真實實的現在式。主角在「破曉」之前,夢醒了,黑夜雖然已過,但他發現自己仍被關在牢房之內,警衛和牧師前來,押他走上刑場。但最後一句:「我將再次輕觸那青青的故園草」把前面的推論都否定了。因為,如果主角夢見回鄉,那他做夢的實地,一定不是他的家鄉。一個在異地被處決的人,怎會「再次輕觸」故園草呢?故此段的懸疑,必須等到第五段看完,才能做結論。

 
第五段一開頭,又是一個改變。「他們都會來接我」,被改成「他們都會來看我」。「接」改成「看」,意義便大不相同了。至於最後兩句一出,所有的情形再又一變,使得真相大白。原來,主角是一名陣亡的兵士,屍骨由牧師與衛士,運送還鄉,埋在老家旁的老橡樹下,青青故園草之中。一「接」一「看」,頓有生離死別之分,歌詞至此,又將第四段中所建立的真實世界推翻,把讀者帶回到一個更殘酷無情的現實世界,面對死亡。

有了第五段的指引,第四段的種種問題,便迎刃而解了。四週都陰冷的牆壁一句,是指棺木;「破曉」之前的黑暗,暗示戰爭;晨曦本身,則是和平的標誌,可惜一切至此,都已太遲,生者已死,故鄉的和平,主角不再能夠享受,他只有在青草地下靜靜旁觀了。

「青青故園草」雖是一首民歌,但手法卻十分詭譎,內容的時間背景,一再變化,把讀者引入一個撲朔迷離的幻境,然後由最後一段點出,全篇的敍述者,只是主角的亡魂,可見純樸雖是民歌的特色,但其中也可能產生有高度藝術技巧的作品。

羅青
1977/05/25 聯合日報

**********************************************

註一: 論者一般認為, 就詞意及身為「抗議歌曲」之一, 「青青故園草」的譯名,比一般熟知的「碧草如茵的家園」要來的貼切,所以我採前者。
註二: 於我,這是「歌詩」欣賞的啟蒙之作。日後曾上羅老師的課,一直是戒慎恐懼著的。完全不記得那一年學了什麼,只記得是在拼命查字典之間度過的。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游宗德
  • 似曾相識的旋律,現在才知是這樣的意境!
  • Money
  • 不是随軍牧师,而是监狱牧师,是一个死刑犯人在棺里的自述。
    YAMAHA钢琴的广告,把这首歌拍的很美,但也把大家搅渾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