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歇爾杜象 (Marcel Duchamp)

 

杜象總讓我想到頑皮小孩。事實上他的事蹟我只記得把蒙娜麗莎的廣告單加上鬍子,或是小便斗題個『泉』,就把它們拿去參加沙龍展,對於他其他的作品,我卻是一件也說不出來。 但這次在展覽中的作品『藝術家的父親』(Portrait of the Artist's Father),對塞尚的致意,卻是一眼就看的出來,幾乎就是塞尚自己的風格啊!我想,從此我會記得他有這幅作品了。

 

比較一下塞尚的畫:飲者 (The Drinker)

 

 

以及 玩紙牌的人 (The Card Players)

 

 

在這些人物裡,杜象『藝術家的父親』一畫,風格實在十分貼近塞尚,和他達達主義的作品,真是大異其趣:

 

duchamp dada.jpg

 

可是,只要一提到杜象之名,我卻只想到達達,總是會忘了,一個長長的人生,藝術家怎麼可能不多方嚐試?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