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到北美館觀賞費城美術館展覽作品的聯想。

 

畫家誠然知名,展演內容也許像老師說的:作品很齊;然而大師的最知名之作, 其實幾乎都不在這次的展覽中。不過,這不減我們的興致。April說,此生可以得見雷諾瓦真跡,即便不是從小就看熟了的那幾幅畫, 也是不虛此行。

 

 

畢沙羅 (Camille Pissarro)


我們倆都很喜歡這幅『霧景』(The Effect of Fog), 類點描的畫風。

前次歷史博物館的印象派畫展,W去了卻因排隊隊伍過長而沒參觀,轉而到紀念品區去了。她買了一張畢沙羅的明信片送我,也是點描的畫法,畫的是這一張『我窗外的景致』(View from my Window)

 

 

以往下雨時,我常說我辦公室座位後方的窗上是「秀拉雨滴」,也許我該幫它換個名字,改稱它是「畢沙羅霧景的雨滴」。雖然,畢沙羅的霧景,色澤或意象,無寧是更接近莫內的『西敏寺』(Westminister)

 

 

 

塞尚 (Paul Cézanne )


在『霧景』旁邊不遠,掛的是塞尚的『風景畫,奧維』(Landscape, Auvers)

 

 

這幅畫可能不是塞尚的窗外風景,卻在在提醒我畢沙羅窗外風景的那一幅。房舍、院落、圍牆與樹木-雖然畢沙羅的景致透視的較遠,景物安排的較疏落;而塞尚的相對較緊密、較集中。

 

塞尚的這幅風景也如他的靜物,有相對而言粗筆較大面積的色塊。即使有印象派那種水溶溶,或新印象派那種點描,但都不講究事物形體具象線條的特色,卻是另一種感知在畫家眼中(或說心中)的鏡映。人物是這樣:

 

 

靜物也是這樣 :(展覽作品:『蘋果與酒杯』(Still Life of Apples and a Glass of Wine)

 

 

創作者介紹

Voyage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