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沒有寫網誌前,明信片對我,僅僅是一張明信片。可能是風景讓人迷醉嚮往,可能是構圖精巧有趣,可以是買不起的畫作袖珍版本,也或許單純就是一張可以書寫旅情的短短書箋。曾幾何時有一天,居然會對自己說,這張明信片很適合做banner。


旅遊時,一直都有購買當地明信片的習慣。通常會寄給家人朋友(甚至給自己),有時則單只為了收藏。觀光地的風景明信片常有遊客自己不可能取得的鏡頭,缺點就是有些「不真」,比不上自己飽含感情的選擇角度、和即將成為回憶的那一瞬間;我尤其偏愛畫家筆下,城市多年之前的面貌那類卡片:素描或淡水彩,有種古老的氣氛在裡面。


風景地販售明信片的內容其實蠻多花樣的,大概是為了應付不同的遊客喜好吧?不解的是,有些風景地還賣些非風景或當地風俗的明信片,讓人站在旋轉架前,不知該做何聯想。比如在紐西蘭南島的旅行中,休息地明信片最大宗的,竟是英國威廉王子的照片。(或許,這就是當地特色吧!)


常請朋友到外地時,方便的話捎張明信片給我。看每個人的選擇是一件很有趣的事,除此外,可以收到帳單、宣傳單以外的郵件更是令人興奮。背面寫的通常是對方當下最有感覺的事物,前後翻看圖片及文字,遙想朋友們旅遊中的心情,自己也在心中描摩想像一番。圓了夢了吧?我的朋友。小小卡片載負著小小夢想的實現。


實在擔心網路若是如此發展下去,連這一點小小樂趣也會跟著消失。


用一個放6×8相片的相片本收著不論是自己蒐集或收到的明信片。為了方便收藏起見,一般而言,我極少買些形狀特殊的明信片。2006年末,正當書店大肆清倉,一些少見的明信片也擠身在年節卡片區裡一起促銷,無意間看到了一些十分喜歡的。窄長的卡片屬於不容易整理一類,一向不為我所好,心中惡的一方卻在掙扎時向我催眠:這些卡片做banner剛剛好,如此一來,就可以隨著季節心情變換部落格橫幅了。


明明書寫的內容才是重要的,卻總是「不務正業」地注意些芝麻小事;明明還不會換橫幅,看著排在書桌上的卡片,卻像大功已經告成般高興。


如果這樣小小一張畫卡相片,可以帶來無需訴諸文字語言的訊息傳遞,可以拐彎抹角地暗示喜好,可以賞心悅目又展現部落風情,當然就值得為它寫上幾段文字,好好為自己的不重內在辯駁一番。


ps. 其實是因為它們之一有我逡巡那文的照片, 才讓我停下腳步的.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