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門有些遲了, 沒想到趕到一班很空的公車. 正自慶幸時, 陸續人卻多了起來 - 一些很不想碰到的同車人, 竟然都碰到了.

  

首先是我暗自稱呼「兩大包」的A小姐. 依照慣例, 擠過狹窄走道, 肩上背包先K到坐在靠走道的人的頭, 再不顧近身接觸給人的不悅, 將手上的提包放在最後一排的中間空位上; 再次K別人的頭, 擠到靠近車廂中間去. 今天天涼, 否則此刻的她會拿起報紙或銅版紙DM開始搧涼.(這可是冷氣車耶!)也許才追著公車跑, 剛上車時覺得很熱, 這我可以體會, 可是一路搧風半小時到快下車?    

 

我不是替A小姐手酸, 而是, 我常是那個被K頭的人. 被K頭一趟車程最多不過兩次, 沒什麼關係; 可是再下來得一路接受她搧風順便附加的體味, 就...... 更別提, 敝人頂上髮短且少, 一趟路給搧下來, 下車時, 整頭簡直只有雜草叢生四字可堪形容.

 

終於到了捷運站的那個大站, 整車乘客幾乎會在此站下光. 坐了同一路公車這麼久, 我不相信A小姐不知道這種情形. 於是我只能猜測, 她大概是怕下車的人把她放在最後面的提包給順手牽羊了吧? 就在人們紛紛起坐, 向前門走去時, 只見她把肩上的包包放在才有人站起(還沒走出座位呢!)的椅上, 然後奮力排開眾人往後走, 去拿另一個提包, 轉身再在眾人下車的隊伍裡, 回到剛剛才取得的座椅坐下. 而這一番努力, 就為了在不到一分鐘的下一站下車.

 

繼A小姐後一站上來的B小姐, 外表看起來像在公家單位服務的樣子. 也是依照慣例擠過走道站著的其他人, 從手提袋中拿出廢紙, 舖在中間走道因車輛引擎而墊高的階梯上. 坐好後, 再從袋中拿出影印的講義文件, 開始默讀或背誦起來. 想來是要參加很多考試的樣子.

  

一樣是向後頭擠, B小姐至少稍稍顧到走道左右座位上的人. 只是我實在不解, 她坐的位置前面, 通常都已站了人, 提包手袋的, 隨車子前進晃來晃去. 即使光線沒有完全被站立的人擋住, 手上的講義也一定會被其他人的手, 腳或提袋撞到, 不難過嗎? 再則, 我們的各種考試會不會太多了一點? 我想, B小姐已經這樣「苦讀」至少超過半年了!

   

C小姐其實很少碰到 - 或者該說, 她習慣站車廂中間的門邊, 而我習慣坐公車後面, 很少有機會兩人剛好在附近. 今天不知想什麼, 撿了門邊的位子坐下. 沒多久C小姐上車來, 人未走近, 我已聞得一身煙味; 而她也依照慣例地站到門邊來, 於是我像是坐在人去樓空的吸煙室裡: 雖然沒有正縹緲四散的煙霧, 但卻還是煙味處處.

 

而碰上D小姐, 或許是僅有的一次吧! 在車廂幾乎都擠滿人的時候上車, 走到C小姐附近. 沒多久我聽到打嗝的聲音, 非常響的一聲, 大家都禮貌地面無表情, 但我替那位小姐覺得十分不好意思 - 打嗝又不由人, 偏在人多的公共場所; 大概不到兩分鐘的時間, 又來一記很響的打嗝聲, 這時我已替人覺得窘迫, 哎呀呀, 腸胃不合作, 可真是糟糕啊!

  

但事實證明我想太多了, 其後車程間, 大概每兩三分鐘吧, 就會聽到一聲. 而且更慘的是, 後來的聲音, 已經接近乾嘔了. 我想, 這或許是一種疾病吧, 心理不是不同情. 可是當事人既不掩口, 大咧咧的一路異聲, 連帶的, 讓我也覺得不舒服起來. 果然到下車時, 換我自己想吐了.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