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集的閱讀結束。最後一篇「美國流浪漢」,寫的好似真的和他們一起跳火車流浪似的。學了很多行話,而且不免又想起『油炸綠蕃茄』裡的寂寞基來。顯然那一定是一種上了癮、欲罷不能的「症頭」。因為改用柴油火車,以致於速度較快無法再跳車,因為各地都可領救濟金,不用四處浪遊打零工;這種情形下的流浪時代結束,實在讓人覺得有點說不上來的失落。
 

在書局時,特意去看了一下詩集。有一個結論:詩集應該就要像口袋書那樣,才有吟誦的樂趣〈也比較像十八世紀?〉我非常非常喜愛所買的那本莎士比亞,Everyman's Library Pocket Poems. 連撫觸起來都覺得美。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今天在Page one時,停在伍爾芙的書前久久。依然,我還是沒讀她的書;但看著那些書名,剎時有種「為何我喜歡她」的奇怪理由浮上心頭。我一直喜歡著"海"這個意象,而伍爾芙的書有:To the Lighthouse, Voyage out, The Wave......今天站在書櫃前,突然意會到這種巧合。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