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堂正在書展, 有一套三冊裝的紅樓夢只要299. 厚厚的三大冊, 這個定價連成本也不夠吧? 我嘀咕著. 不過擔心完了"難怪沒人買中國古典小說!"後, 就選了一套包裝沒有太破損的結帳去了. 其實除了折扣的因素, 也因為它裝幀精美, 排版清爽, 印的很好; 最重要的是, 我實在需要一本新的紅樓夢了.

 

說來不敬, 這本著名的小說在我家是被當成"大便書"的. "大便書"一詞非我首創, 是來自於林良先生在小太陽書裡, 形容其家人(特別是老二琪琪)出恭時帶進浴室的書的說法. 我家眾人幾乎都有此壞習慣. 浴室前有一靠牆矮櫃, 疊了兩排書, 都是為這個目地留在那裡的. 有一本單冊紅樓夢是我大學時就買的, 後來April也跟著一起讀, 幾年來的翻閱, 已經磨損不堪. 一日我拿的時候不小心掉在地上, 硬殼的封面遂與書本相離, 邊角的封面甚且抽絲, 再來可以想見線裝的部份也會支離破碎, 實在需要一本新的來頂替了.

 

於是若到書局, 就會晃到傳統小說的書櫃前 (說實話, 已有許久不逛這類的書架了), 但總是找不到滿意的. 最根底的問題是, 在架上的紅樓都分冊: 至少兩冊, 但三冊居多; 好不容易找到一本單冊的, 插圖一堆, 用色豔麗, 描繪的書中人物破壞想像, 讓人倒盡味口, 不行不行, 一定不能要. 其他的單冊書, 幾乎都是節選, 也不是我要的; 還有一些是白話版, 齁, no no no no......

 

果然不出所料, 一回家, 把新書拿給April看, 對印刷她沒什麼意見, 但對書分成三冊, 就直呼 "不方便" (hahahaha....) . 我說, 喜歡的章節大部份就是那幾章, 我已經檢查過了, 到結社吃蟹那一回之前, 都在第一冊, 所以對我而言還算可以. April若有所思後, 說, 也對, 七十回以後反正也不太看. 奇怪, 以前都不覺得不同, 年紀大了又讀了幾次之後, 覺得七十回後, 就是和七十回以前不同. 我說, 或許是我們都讀了七十回之後是高鶚所續的說明, 有既定的成見罷? April說: 不不不, 七十回後的文字, 沒有之前的優雅......

 

舊書有我鉛筆打勾的記號, 金陵十二金釵正冊曲文上, 還有我寫的各金釵的名字, 上頭有一個寫寶黛的我弄反了, 還有April用鉛筆畫叉叉, 寫下正確名字的筆跡. 說實在, 我們兩個對這本書實在太有感情, 說什麼都還是覺得捧著舊書, 句子讀起來比較有味. 於是我新買的三冊紅樓夢, 就依然躺在原來的書店購物袋中; 那封面抽絲的紅樓, 卻依然佔著它原在矮櫃上的寶座.

創作者介紹

Voyage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