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他額頭那輕輕一吻, 或許可以欺瞞歲月, 讓它暫時從我們身邊掠過, 改天再來, 來世再聚。」


想到多年前讀的"科林斯城傳奇". 徒勞的人啊, 欺瞞歲月的結果, 就會像西席佛斯, 永世推著那一再落下的石頭.....


「外觀緩緩變化, 通道越走越長, 閣樓永遠也到不了, 無窮無盡的樓梯終看不到出口, 忽見明亮的房間, 隔天又陷入陰暗, 誰要是不小心走了進去, 從此就在世上消失……」


有時, 那就是夢中所見. 無止盡是件可怕的事, 魘住了, 在明昧之間.


「每個故事都是作者寫給自己的信, 藉此找出他用其他方式找不到的事實。」


That's it, that's why we wrote to ourselves after so many years had passed. "We read to know we are not alone." We write to know the being of us.


「閱讀的藝術正在緩慢消逝中, 因為看書是很私密的活動, 一本書就像一面鏡子, 我們必須有足夠的內省能力, 才能在書中觀照自我。」


最近才學會的內省, 讓故事不再只是故事. 觀照自我衍生出一個極大的問題: 我是否是我?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