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有光,
粼粼的海面沒有波浪;
是誰的小舟擺盪?
是誰的絲線深長?

對著鉤費盡思量,
該只輕輕一吻,
亦或探頭相望?
亮閃的尾鰭會否
終究還是
掙扎拍打, 在岸上?




一方是水
迢迢三千, 亙古的依偎;
幽深處逸出嘆息,
隨每一道潮汐進退.

不覺日昇日落,
不知有淚.
追憶, 輕輕眨眼,
世間已千年.
星雲翻飛,
辰光在崖間揉碎.
讓凌空追風的
夢, 悠然沉睡.

voyagefe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